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 劉同悅知文化 2015-08-07 圖片來源:悅知文化
曾經我認為:孤獨是世界上只剩自己一個人;現在我認為:孤獨是自己居然就能成一個世界。

你還有我,便不孤獨

六點起床,趕八點的飛機,三個小時後落地,轉搭巴士到火車站,再乘了兩個小時K字頭快速列車,之後再搭上一輛本地的「蹦蹦」,而後到達這座江南小城。

十年前,我第一次出差,便是從長沙到這裡。近20小時的火車,外加4小時的客車。由於很少出差,絲毫未覺得疲倦,半夜車廂裡乘客的呼吸沉入海底,我仍坐在臥鋪走道的折疊椅上看窗外,數著偶爾擦肩而過的列車,打量山間民居的點點燈光,發現月光在農田水窪裡的倒影比在哪裡都顯得透亮。

我不知道未來還會不會來這座城市,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樣出差的機會,在那輛開往春天的列車上我許了一個願望:希望未來的工作中能夠經常出差,做一個能看到除了湖南之外的世界的人。

想像著,每次我都能坐這樣的夜行列車,一夜過去,眼前的世界便換了天地。這是一輛普快,沿途停靠的城市無數,在沒有睡著的時間裡,我會在每一個停靠站下車透一口氣——那時的我年輕力壯,根本不需要透什麼氣,下車只有一個目的,希望未來跟同事們提起時,好歹能吹噓說我曾到過那個城市。這個想顯得自己有見識的壞毛病至今還在,明明有直達的航班放著不選,偏偏要挑在某個國家轉機的航班,目的也只有一個,當自己去過那個地方。

也許能力不夠,所以至今不能真正滿足自己內心的願望。

也許足夠幼稚,所以至今仍會用這一招騙騙自己。

十年過去,現在的工作果然實現了當年自己在火車上許下的願望——常常能出差,常常要出差,也常常突然忘記自己在哪座城市。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