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陳雅琦Cheers雜誌第173期 2015-09-17 圖片來源:廖祐瑲
在《Cheers》雜誌邀請下,曲家瑞和SECOND首度對談,暢談研究所生涯為各自人生留下的痕跡與帶來的養分。

※ 精算22歲生涯抉擇、把握兩年黃金期讓「學力」從A到A+:2019最佳研究所指南

插畫家SECOND(本名吳政安)筆下的「爽爽貓」,黑白色調、線條簡單,只有一半眉毛,總是帶點憂鬱笑容,搭配幾句幽默激勵人心的對白。短短一年來,這隻貓以獨特的姿態在台灣插畫界掀起旋風,今年夏天更與掰掰啾啾BYEBYECHUCHU、馬來貘Cherng等知名網路插畫家聯手合作,舉辦「爽啾貘不正經學園──插畫新勢力特展」,吸引不少粉絲。

總是鼓勵人「換個角度看世界」的爽爽貓,事實上是在SECOND埋首創作碩士論文期間誕生。當時對他影響很大的指導老師,正是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助理教授曲家瑞。

同時擁有藝術家、策展人、二手玩具收藏家等跨界身分的她,一直以專業、品味、自我三個面向展現出獨特魅力,打破社會對大學教授認知的框架。最近,甚至又多了歌手身分,推出新單曲〈青春加油曲〉,鼓勵年輕世代勇敢追尋自己。

兩人過去是師生,但現在更像是朋友。在《Cheers》雜誌邀請下,曲家瑞和SECOND首度對談,暢談研究所生涯為各自人生留下的痕跡與帶來的養分。

渴望更多時空來追尋理想

Q:現在回頭看,會怎麼解讀念研究所的意義?

吳政安(以下簡稱「吳」):我考研究所,是因為在大學時找到理想,卻也看見不足,於是渴望給自己更多空間和時間創作。

大二時,我轉學進入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當時,系上備受尊敬的謝大立副教授看了我的作品,當眾告訴我:「你很土,你就像池塘裡的鯉魚,土都沒有吐掉。」我上他的課總是很緊張,回頭看卻很感謝他。以前我讀復興美工時,比較重視創作的技巧;一旦學了一種技術,就一直依賴它,卻少了自己的想法。

有一回,曲老師帶領系上學生參加新一代設計展,讓大家在一面4公尺高、數百公尺寬的牆上盡情揮灑,給我很大的震撼。在實踐,設計系學生的作品充滿自我風格,研究所學生的創作又更奔放,對我來說很不可思議,常忍不住在心裡驚嘆:「哇!怎麼每個人都那麼特別?」

看到他們的作品,讓我想付出更多努力。以前我只想著把東西畫得既美又逼真,但他們卻是以不同方式來詮釋同一件事。不過,直到大四,我還是沒找到方向,於是決定申請實踐的時尚與媒體設計研究所(現整併為媒體傳達設計學系碩士班)。

曲家瑞(以下簡稱「曲」):小時候我在台灣功課很差,後來爸媽送我到國外讀書;我英文不好又常被同學笑,唯一開心的就是畫畫,好像終於找到自己,也慢慢有了自信。大學時,我申請到全額獎學金,進入美國古柏高等科學藝術聯盟學院(Cooper Union)藝術系就讀,實現原本看似遙不可及的夢想。然而那段時間,我愈來愈迷失自己。

古柏藝術學院是一所充滿怪胎的學校,人人特立獨行、滿腦子稀奇古怪的思想。期間我選修了5堂美術課,每天都會見到不同的老師。當時的我,希望每個人都喜歡我,急著討好每位老師。我的能力很強,什麼都可以模仿,卻在5位老師的不同畫風和評論裡迷失自己,最後變成四不像。於是讀研究所時,我反而想給自己一段時間沉澱。

雖然沒有考上心中第一志願的耶魯大學,但我一心想留在紐約這個充滿無限可能的城市,最後申請上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研究所。

不斷自我對話,更清楚未來方向

Q:這段過程帶來什麼養分?

:透過創作不斷和自己對話,我更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未來要往哪裡走。

我給自己一個功課,學著放下以前既定的創作方式,找到自己的筆觸和靈魂。以前在復興美工,我一定要拿全新的白紙畫畫,一點點皺褶或髒汙都不能接受。然而研究所時,我常獨自在設計學院走來走去,到處撿大家不要的廢紙或包裝材料,或是刻意拿有摺痕的紙,學習用不同角度看它們,重新發現美的事物,最後用它們做了一系列的拼貼創作。

從前只用圖像思考的我,也開始學習思考文字背後的意義。我每天都把自己關在研究室裡,不停創作、和自己對話。

:你根本就是瘋了!(大笑)

:當時曲老師常在課堂上安排我們跟著不同名人,像蘇誠修(編按:著名室內設計師)、陳珊妮、麻吉大哥黃立成等等,到他們工作現場,或跟著他們看一場電影、體驗生活,讓我從別人的故事裡回頭看自己。

:因為我想讓你們看見不同的可能性啊!你要找到自己是誰,但不要限制自己。絕不要只埋著頭創作,要去看看外面不一樣的世界。

大學時,我遇到全校最有名的素描老師Bob,他常在課堂上拿起同學的畫請大家給意見,我總是直接回答“very nice!”他卻說:「什麼叫nice啊?那是我最討厭的字。」當時的我沒有主見和想法,而Bob說,即使攻擊別人也沒有關係,但要能像其他同學一樣,講出好或不好的原因。

從大一到大四,無論我怎麼畫,Bob就是不給我好成績,於是我最討厭他了!甚至在背後說他的壞話、叫學弟妹不要選他的課。

後來哥大研究所開學時,教授興奮地叫全班學生都過來看我的畫。我背對大家偷笑,暗自洋洋得意,教授接著說:「這位女生一看就知道是來自古柏學院的學生,而且一定和Bob學過畫!Bob的繪畫線條相當有名,但很少人能得到真傳,今天她讓我們都見識到了!」我當場愣住,默默低頭流淚。原來有些事是急不得的,而你最討厭的東西,往往影響你最深。

不過,讀研究所時我急著交男朋友,並沒有很認真念書,還幫男朋友做作業,真是大傻瓜!雖然當時身為知名藝術家的男朋友,帶我在紐約見了不少世面,但回想起來,我很後悔沒有珍惜那些學習的時光。現在我當老師,可能是被懲罰吧!(大笑)年復一年,我看到好多學生這麼珍惜學習的機會,就好慚愧。

用100種材料做自畫像,累積能量

Q:怎麼選擇指導老師、決定論文題目?

:轉學前,我在新一代設計展買了實踐大學的專刊,從吸引我的作品回頭發現曲老師的教學風格讓我非常嚮往,於是很早就決定她是我要選擇的指導老師。我認為提早做功課,從自己的需求找到適合的老師,是很重要的。

:不然你現在就不會坐在我旁邊啊!(大笑)

:在決定論文題目前,我先透過各種方式觀察、了解自己。我想釋放心裡的壓力,每天畫一幅自畫像,嘗試用100多種各式各樣的材料來創作。

:你真的是一直畫一直畫!我還記得你用了好多種紙、筆,油性、水性、亮色、暗色、螢光、單色、彩色、粗的、細的、5支筆一起用的。晚上和自畫像自拍,用手機傳照片給我。

:那是一段重新檢視自己的時光。那時候我有點迷失方向,不確定未來會往哪走。我透過拍立得、寫日記、錄音等方式,千方百計更接近自己;甚至借來一台水中攝影機,每天游泳時記錄自己在水裡的模樣,或是對著鏡子畫下自己的樣子。那個模樣會一直改變,到後來,畫出來的自己甚至變得有點抽象。

那陣子,曲老師鼓勵我看一些藝術治療相關的書,於是我開始有了看書、寫文字的習慣。現在「爽爽貓」的作品中有很多文字,都是那時誕生的。最後,我從大量累積的創作中延伸出論文題目《我的傷口先於我──以自畫像記錄失落的陰翳之間衍生動態影像創作》。

:也許大學時你像先鋒部隊,充滿能量,帶著傻勁和熱情拼命往前衝;然而在研究所這個階段,必須停下腳步思考:我是誰、從哪裡來?想做什麼事、改變什麼?甚至能帶給別人什麼?這很重要。

後來我看到的你,畫出來的筆觸不一樣了,同一個顏色用在創作裡也不同以往。因為你不是模仿別人,而是轉變為自己的能量,再釋放出來。

我認為最重要的是,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讀大學時,我太急著取悅別人,最後畫出來的東西變成一團泥巴;所以讀研究所時,我選了個風格不是那麼強烈的指導老師,因為比起更多旁人的引導或評論,我更需要的是好好沉澱自己。

我讀研究所是25年前的事了。當時,教授一看到我的作品就說:「這一看就知道是個亞熱帶地區來的人畫的!」我才發現,亞洲、美國、北歐等世界各地的人所畫出來的東西,無論空間感或色調都不一樣。從故宮的畫裡就可以看到,中國美術史上是沒有立體的空間概念的,遠處和近處的人都畫得一樣大。

那時台灣多用鉛筆和水彩作畫,我在美國,學著用壓克力、炭筆等媒材創作。台灣人習慣坐在桌前,低著頭、彎著手肘作畫,美國教授卻把畫布掛在牆上,跟我說:「妳的手就像圓規,要站起來、整個人進去裡面畫。」我聽不懂啊!我不知道怎麼用全身的情感去感受、創作。於是,身為東方人的我在西方世界觀察這一切,以論文探討:從平面繪畫到立體繪畫,東西方間的差異、如何找尋平衡。

找自己,不只是研究所的功課

Q:如何把握研究所階段,更深刻地認識自己?

:在寫論文的過程裡,我的多數創作是藝術風格的,後來畫出爽爽貓最初的影子,曲老師看了卻問我:「你這星期是怎麼了?」我只好傷心地把爽爽貓收到旁邊。

:(大笑)我想說,奇怪,你是不是壓力太大了?怎麼突然出現一隻惡作劇的小貓咪、這個可愛插畫型的角色。

:當時論文已經接近尾聲,我遇到了撞牆期,什麼東西都想嘗試,爽爽貓其實是我內心某部份的情感。

起初,爽爽貓被遺棄在論文的一個角落。完成論文後,我很掙扎於未來的選擇,面對周遭的聲音愈來愈不安,開始懷疑自己。於是我從論文中挑出一些句子,搭配爽爽貓的圖,放上Facebook自我鼓勵,沒想到得到很多網友的回響,原來大家都有著一樣的煩惱。

爽爽貓只有一半眉毛,牠會去偷大家的煩惱。一般來說,大家希望可愛的角色是完美的,然而回頭看研究所的時光,那些困惑、煩惱的時刻對我來說反而更重要,因為我學會換個角度看事情。正因為走過負面情緒,我才懂得真正的快樂;在黑暗裡,反而更能看見裂縫透進來的光亮。就像爽爽貓曾經被遺棄,現在的牠想告訴大家:「世界有一點憂鬱、也有一點幽默;那就用第二個角度看吧!」

:唯有經歷過孤單寂寞,牠才能撫慰人心啊!因為牠了解痛苦和失落。

:後來,謝大立老師從論文一角指著爽爽貓,說牠有很多可能性。誠品生活松菸店開幕時所上策展,曲老師打電話給我說:「是爽爽貓該出來的時候了!」直到今天,我帶著爽爽貓創業,如果沒有寫論文時那段痛苦的時光,我差一點就錯過這個夢想。

:找自己不只是研究所的功課,也不一定都是快樂的,有時候你找到了不一樣的你,會發現:「我很討厭這個我耶!」但你要去了解、適應這個自己。有時候你多失望啊!我怎麼看到這樣的一個我?可是這才是最棒的地方,你幹嘛永遠在滿意自己的狀態裡?那樣你就無法變得更好。

你看看我的工作室多亂啊!(大笑)我收集洋娃娃、創作還有慢跑,都是不斷和自己對話、找自己的方式。

Q:隨著話題從過去談到現在,這個瞬間,你們在彼此身上看到最鮮明的一點是什麼?

:堅持,而且珍惜每一個機會,不斷吸收養分。

:活力和熱情!永遠不停下學習的腳步。

曲家瑞小檔案

1965年次,美國古柏高等科學藝術聯盟學院藝術系學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藝術研究所碩士。現為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助理教授,同時擁有媒體人、藝術家、作家、二手玩具收藏家、策展人、手繪漫畫家等多重身分。著有《喂,幹嘛不做你自己》、《拜託,不要每個人都一樣》等書。

SECOND小檔案

本名吳政安,1984年次,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學士、時尚與媒體設計研究所碩士。寫碩士論文期間誕生插畫角色「爽爽貓」,Facebook粉絲專頁「爽爽貓by Second」,擁有16萬粉絲。2015年將追夢歷程畫成圖文著作《給差一點錯過的夢想》。

※看更多精采內容:

>>>最強業配YouTuber HowHow:能花2年找到志趣就是最值得的投資

>>>【2018年企業最愛碩士生調查】台大2度奪冠,4成企業說:「有讀有加分」

>>>熱門遊戲《英雄聯盟》視覺美學推手 江孟芝:別懊悔落後,該自我要求也別手軟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研究所這條路」網路調查 2千5百位學長姐為自己的研究所生涯打分數:平均6.9分

>>>人生絕非只有關在象牙塔裡死讀書,比起「學術成績」更重要的是...

雜誌介紹

關鍵字: 曲家瑞 SECOND(吳政安) 爽爽貓 插畫家 研究所 未來方向 指導老師 論文題目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