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189期 2016-06-01 圖片來源:王創緯
纖細的外表下,卻有一顆比誰都堅定的心,這,就是蘇麗媚。

我出身於平凡的家庭,家裡有5個小孩,跟大多數人一樣,需要靠著跌跌撞撞、摸索長大。不過,我有位嚴厲的父親,他知道不能留給我們很多,所以從小教我們的是:要懂得自學。這代表要能接受所有新的可能,讓自己累積各式各樣的能力,而不是一直待在一個被保護的範圍裡。

我父親很喜歡畢卡索這位偉大畫家,雖然他只有畢卡索的印刷畫冊。畢卡索曾說過一句話對我影響很深:

「我總是在做我不會做的事,為的是從中學習怎麼去做。」(I am always doing that which I cannot do, in order that I may learn how to do it.)

反過來說,如果小時候環境優渥,說不定我就沒辦法像今天一樣有韌性,或能夠自學。要是說當中有什麼是可以分享的,我覺得是:

一個人不需要覺得自己少了什麼,因為少了的部份,必然會在另一面讓你多得。

每一次當我面臨新任務時,總是重新把父親給我的DNA拿出來使用,幾乎沒有解決不了的困難。

一方面要勝任不同角色,另方面,從三立到夢田,妳總是能在每個位子上再開拓局面,這股動力又是從哪裡來?

2005年,是一個我比較明顯的轉折點(編按:蘇麗媚時任三立電視執行副總經理,大力推動優質戲劇)。當時我的工作中已有一定程度的重複性,而隨著時間累積,觀察力跟感受力都變得更敏感,看到很多別人看不到,卻覺得自己必須去解決的問題。這種敏感度讓我有一種使命感跟包袱,在那個階段一直擴大。

後來我到紐約待了大約半年,因為有小孩,沒辦法全心念書,但看了很多哲學書,開始思考、追尋之後我想選擇的路徑。從紐約回來後,就想得非常清楚,盡我所能在下一個階段對社會創造價值,是我最重要的信仰。從那個時點後,又花了5年時間,才安排好電視台的工作,離開媒體,成立夢田。

我明確地知道,要從文化面切入,回頭認識自己成長的環境,找出與土地的關聯,再從社會的缺口和我可能做的貢獻來延伸。因此,我在夢田做的題目,都在一家獨立公司與我個人能力可及的範圍。

人不盡然必須做大事,但必須做一個能以小事去影響大事的人。

常有人問我,為什麼離開可以做大事的地方,來到夢田做小事,事實上,這個「小事」對我來說卻是最重要的事。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