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何楷平Cheers雜誌第196期 2017-01-01 圖片來源:陳應欽
去年年底,「台灣2016代表字」出爐,「苦」字獲選為年度代表字,血淋淋反映過去這一年,台灣勞工的處境和心聲。

回顧2016年,勞資爭議不斷,包括台灣首次空服員罷工、營運超過半世紀的復興航空無預警解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斷推升衝突白熱化。

而這個現象不只發生在台灣。世界各地勞工的怒吼,同樣抵達臨界點。包括美國最大通訊服務供應商威訊(Verizon)4萬名勞工,抗議公司將大量工作移往海外,發起長達一個月的罷工運動,成為美國近5年最大規模罷工;英國最大鐵路公司GTR(Govia Thameslink Railway)員工,不滿公司提高工作量,逾千名駕駛罷工48小時,取消超過2,200班列車,至少30萬旅客受影響,是英國20年以來最大鐵路罷工。韓國汽車龍頭現代汽車(Hyundai Motor),則因未遵守與勞方達成的薪酬協議,引發12年來首次全國性罷工,3大生產線全面停擺,損失超過2兆韓圜(約新台幣600億元)。

就業不再「安全」,引發勞工權益意識高漲

企業在經營壓力下,精簡人事、降低成本,導致勞工「相對剝奪感」增加,勞資雙方找不到利益平衡點。若延續下去,從企業到個人該做好哪些準備?

科技進步、智能機器不斷取代人力、通訊網路普及,在在讓工作的移動性和可取代性提高,人才競爭更加激烈。

另外,新世代的思維轉變,則讓「職涯規劃」二字,有了全新的樣貌。

「上個世代把工作當成手段,現在的年輕世代把工作當目的,」台灣勞動與社會政策研究協會執行長張烽益觀察,在經濟起飛的年代,工作是為了餬口;如今,教育水準普遍提高,經濟發展卻相對停滯,當投入與報酬脫鉤,「工作的意義不再只是賺錢,逐漸變成『自我實現』的機會。」

也就是說,對新世代來說,工作能夠獲得的「自由度」和「意義感」,遠比「金錢」來得更重要。

然而,「就業」卻是把金錢和時間綁在一起。當投入時間不斷增加,報酬卻無法滿足期待,工作者的挫折感自然加深,對個人權益的變動也更敏感和急於爭取。這是造就勞資衝突不斷升溫的世代差異背景。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