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若寧Cheers雜誌第196期 2017-01-01 圖片來源:陳應欽
2016年11月15日,Uber推出主打美食外送的UberEATS服務,正式進軍外送餐飲市場,要搶食台灣一年4,425億元產值的餐飲市場大餅。

仿照Uber的分享經濟模式,UberEATS鼓勵有機車、有時間的一般人,透過平台彈性接案,手機在手,立即上工。從車輛共乘的Uber到最新的UberEATS餐點外送服務,說明分享經濟的商機正在不斷演化,拓展到生活每個面向。

但走在時代前端,Uber顛覆性的營運模式,卻也引發和政府的法規拉鋸戰。

2016年12月16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公路法》修正案,未來對Uber的罰款,將從現行的5萬到15萬元,提高為10萬到2,500萬元,罰款金額為全球最高;同時可勒令業者歇業,並吊扣司機的駕照與牌照。

3日後Uber宣布,即日起到2016年12月底,旅客只要和Uber合作駕駛拍照並上傳Facebook,將連續12天送出萬元乘車金。截至2016年12月16日,交通部對Uber公司裁罰總金額已達8,600萬元,Uber則已繳納超過6,200萬元。

縱然爭議尚未解決,Uber推出的UberEATS服務,在台開賣前4天,合作店家平均每天接獲超過百筆外送訂單,單日總訂餐量更衝破萬筆。這個成績,是UberEATS在香港地區上線一個半月才有的成果。

UberEATS的橫空出世,顯然正在撼動過往的消費版圖。仔細分析UberEATS的合作店家,主要可分兩大類,一是微型創業的「菜鳥」小店,事業剛起步,無法負擔台北市中心的高昂店租,透過UberEATS拓展服務地域。

另一種,則是早已累積大量死忠粉絲的排隊名店,在UberEATS的邀約下點頭加入,看準對年輕人的影響力,期待透過合作,深耕年輕客群。如UberEATS主打的新都里懷石料理,單客消費金額高達2,000元,就透過UberEATS的平台露出,吸引年輕人好奇嘗鮮。

不論老店新鋪, UberEATS的上線即戰力與品牌號召力,是吸引店家合作的最大利基。去年9月開幕的Hala Chicken,11月與UberEATS簽約,短短7天就籌備完畢並上線。

「我和UberEATS團隊meeting完不到一小時,就接到他們的電話,約隔日拍攝菜單,還免費提供點餐iPad,」Hala Chicken創辦人蔣委倫對UberEATS的運作效率印象深刻。

與UberEATS合作,店家雖然需要支付約餐費3成的佣金,但Hala Chicken的訂單增加了5成,營業額每月平均有20~25萬元的成長。

「上線第一天,店內接到33筆UberEATS的外送單,第二天就暴增到61筆。現在平均每天有200筆訂單,UberEATS的訂單約佔整體的50%,」蔣委倫滿意地說。

UberEATS推出一個月,目前有超過300間合作餐廳,服務範圍也從台北市中心擴大至內湖地區。

即使法規爭議不休,但確實,UberEATS吸引了許多人好奇投入。仔細看UberEATS送餐員的徵選條件,只要年滿19歲、無犯罪紀錄且可提背15公斤重物,就符合申請資格;幾乎只要有意願,任何人都可以抽出空檔賺外快。

無論檯面上的紛擾如何變化, UberEATS開啟的新興工作模式,勢必在2017年持續發酵。

現場直擊 → 分享經濟

UberEATS送餐員阿洪(化名),之前曾在快遞業任職,目前正準備參加公職考試,透過朋友介紹加入UberEATS的行列。

對阿洪來說,這份工作最大好處是時間彈性:「從上午11點到晚上11點都能上工,比起朝九晚五,我更能自由運用時間。」

採訪當天,阿洪利用手機App接到訂單後,中午準時出現在指定的店家門口。

店家拿出餐點與阿洪(上圖左)核對,這是UberEATS工作中最需要細心的環節,因為顧客的飲食習慣不同,「他們會在點餐時,特別附註醬料多一點、不要蔥薑蒜,這部份送餐員就會特別注意不要疏漏,」阿洪解釋。

確認餐點無誤,送餐員小心將食物放入特製保溫袋中。保溫袋由UberEATS於受訓時提供,若決定中止合作,必須完整交還。

阿洪表示,保溫袋是UberEATS送餐員的「正字標記」,彼此在路上遇見時會熱情招呼:「嗨,今天也出來送啊?狀況如何?」彼此間還會互相提醒哪個地區的訂單量較多、哪一處的路況需要注意。

UberEATS的App內建導航功能,是送餐員的引路利器。阿洪一天平均會接20筆訂單,高峰時期則多達37筆。平時都是上午11點上班,一路送到晚餐時間結束。11點到下午2點則是最熱門的點餐時段,「很多上班族會利用App預訂,這樣午餐後還有時間可以瞇一下。」

碰到冷天和下雨天,訂單量會暴增。一週間,週一和週五的訂單量也明顯增多。阿洪指出,一般人覺得冷門的下午茶時段其實有很多客源,尤其在忠孝敦化到延吉街這一帶。因為附近很多下午茶名店,鬆餅、飲料這兩類特別受歡迎。

到達顧客指定地址後,按電鈴等待顧客下樓取餐。如果顧客遲遲沒有出現、或者送餐員發生突發狀況,餐點費用均由UberEATS支付,送餐員不必自掏腰包。

然而,送餐員和UberEATS屬於合作而非勞雇關係,因此並未提供勞健保,工作風險必須自理。阿洪淡淡地說,自己沒有特別詢問UberEATS:「但送餐員都會互相提醒要注意行車安全,目前還沒遇過難以處理的意外。」

面對檯面罰款上的爭議,阿洪低調表示,自己沒有特別關心,「做好本分就是了」。

倒是目前僅開放台北地區的UberEATS,未來若擴大服務區域,有些機車無法通行的道路,會對送餐造成影響。仔細評估目前的油錢等成本,約為總收入的1成左右,但至少讓阿洪在準備考試期間生活無虞,以效益來看,「我很滿意,」阿洪說。

※更多精采內容在1月號《2017工作大逆襲》雜誌訂閱專區

雜誌介紹

關鍵字: UberEATS 外送服務 分享經濟 法規 工作現場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