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寶瓶文化 2017-02-24 圖片來源:賴小路攝影
以前剛去工地的時候,有一次,常配合的水車司機換人了,向新來的水車司機問起,他說「去進修了」,當下我還以為水車駕駛需要定期上課換照。

後來才知道,工地所謂的「進修」指的就是坐牢。

工地「進修」的原因很多,公務員也常被約談。反正只要有工程案,從垃圾飛出圍籬外到偷工減料被抓包,多多少少都能查出一些或大或小或無聊或真的缺失。至於大到多大,小到多小,從來就很難說得清楚。有時候是真的該死,有時候是檢察官無聊,有時候是純粹被掃到颱風尾,當然,懂得保護自己的公務員們大多數在約談幾次後就沒事。

只是在工地現場,常常是真的被抓去關的,有的其情可憫,有的不明就裡。工人們對於法治的理解程度往往不足,有時候實在也難找律師,在一些證據確鑿的狀況下,也就笨笨地認罪了。

比較有意思的幾個案例,其實說穿了也就是法律知識不足。

我記得有一個粗工表示自己因為出外工作,老婆跟人跑了,走的時候,還把戶頭空的存摺、印章拿去賣人,賺得五千元。等他兩年後在路邊買檳榔時,才發現自己遭到通緝,被依詐欺洗錢共犯抓去蹲了半年。

其實這沒啥問題,讓他憤慨的是,到了監獄裡面才發現有人是自己拿去賣,而且第一次被判緩刑,第二次才因為又被抓而入監。之後他每每說到這事,就認定法院判決不公,因為那人是在便利商店工作,感覺比較斯文。他認為早知道就自己賣,還有五千可以花用,對此認定是政府欺負他,直喊著要關他的話,至少也要給他五千。

有時則是鋌而走險。曾聽過開貨車的司機,接到電話說要他載垃圾去倒,但那指定倒垃圾的位置隱密而難行,等到傾倒完成,倒是領了現金。

然而隔沒幾個月,警察們依監視器查出司機在水土保持地傾倒廢棄物,而且那些碎石原來是爐渣。由於已過了數月,手機號碼早已洗掉,不管再怎麼聯絡也都聯絡不上,他只好忿忿不平地去坐牢。那幾個月內,他用他破碎的文字寫陳情書,翻每一座監獄都有的《刑法》,拼湊出根本沒有人會接受的陳情信件。想當然耳,直到刑滿出獄,都沒有人回信。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