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立青寶瓶文化 2017-03-06 圖片來源:pixabay.com
在較大型的工地現場,常常能看到外勞(外籍移工)。過去是泰勞占了這些勞工的大多數,現在則是百花齊放,到處都有外勞。

台灣人的無知也充斥於管理狀況。在台灣工地的外勞,常常是用「背心數字」來代替他們的姓名,美其名是便於管理,說難聽一點,就是自己貶低自己所從事行業的價值。

這些外勞身上的背心若數字是83,那就叫「八十三」,若是99,那就被叫「九十九」。這和台灣人請外籍看護時,不管人家來自哪國都叫「瑪麗亞」有異曲同工之妙。

廠工外勞的待遇惡劣無比,永遠都是《勞基法》的基本薪資,再扣去爛到不可思議的膳宿費用以及仲介費──第一個月就別說了,待遇最差的不到五千;而後整年,這些外勞實際領到的薪水往往只有一萬到一萬五。因此,有技能的外勞們往往願意配合加班,甚至和工廠老闆談起條件,在簽證工作許可外,前往工地工作以賺取其他收入。

他們在母工廠只有底薪,許可外的工作反而有更多機會可多寄錢回家,但這也排擠了本勞。這些外勞年輕,又在管理能力拙劣的宿舍中生活。他們變成最為機動的人力,隨意供雇主差遣使用,穩定且廉價。

這樣的結果,使台灣本地無經驗、無技術、無設備的低階年長勞工受苦,在面對年輕力壯的外勞時毫無競爭力,只能勉強去做薪資待遇更低的看板人、舉牌工。台灣的工程往往以低價搶標,能省則省,省到後來就無法保證會有穩定的人員可在工地施工。

因為價錢太差了,工人們若不爽,離開再找也不會比較難過。這種時刻,所有的工廠和大型營造建設公司,就會加大宣傳現代人吃不了苦,職缺已久但無人應徵。實際上,我這種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薪資和待遇條件只是在欺騙不懂的記者和白領。偏偏還三不五時真的會有記者配合寫出無知報導,表示台灣人不願做這些工,只好引進外勞。

所以工地現場的工人們對於外勞,是又愛又恨。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