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198期 2017-03-01 圖片來源:陳應欽
一個左腦思考的人,卻推動一項跟右腦有關的工程,結果迸出誰都想像不到的火花。「謝謝妳這樣說,」26歲的陳慕天點點頭,露出爽朗的笑容。

如果不是這樣,改變,或許不會這麼容易發生。

※ 用FB帳號,即可登入會員,閱讀全文>>>

台灣孩子花最多時間讀的書,就是課本。然而課本設計得是否有質感、有美感,卻從來不是升學體制下被高規格看待的議題。直到2013年,當時還在念交通大學的陳慕天和同學林宗諺、張柏韋開始發起「美感細胞教科書再造計畫」,3個大男生靠著鍥而不捨的行動,竟然在教科書出版業這個封閉系統中掀起漣漪--去年,已有60所學校、80多個班級、將近2,000個學生使用過他們改造後的教科書版本,作為輔助教材。

這個雪球愈滾愈大。今年,他們邀來一群跨世代設計名家,包括馮宇、陳永基、方序中、王艾莉、圖文不符,聯手賦予「國英數自社」5科、共 6個單元的教材內容新面貌。透過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進行到4月截止的第2季集資計畫,目前累積資金已超過400萬元。

陳慕天的臉上寫滿鬥志與銳氣:「我的個性瘋瘋的,不太相信不可能,」他笑著說。在他眼中,沒有哪個齒輪會大到真的推不動,更何況,既然每個人被問到時,答案都是「想要」,這就證明「值得做」。

而比起青春下澎湃的熱血,他更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倒是那份超齡的理性思考與務實判斷。所以一路走來,打擊都不是打擊、挫折都不是挫折:「只是不斷解題的過程。」

台灣新世代的選擇和力量,在陳慕天身上,展現無遺。

為什麼想推動「美感細胞教科書再造」這個計畫?

我是念工程的,習慣以有效率的方式想事情。很多人在做美學教育時,直覺第一步都是去幫孩子上課,但我想的是:透過什麼可以更早、更大範圍地影響孩子對於美的感受?

和朋友討論後,決定是「教科書」。比起美術館,教科書製作成本不到百分之一,但接觸到的人可以多出百倍。

有了這個想法,連我們自己都很心動,希望以後自己的孩子有機會用到這樣的教科書。我們之中,沒有一個人學設計和教育,開始做之後,常常遇到困難,但只要問碰到的每個人「把課本變好看,你覺得好不好?」每個人都說好。

如果大家都認同,我相信沒有道理做不成。何況,我並沒有聽到真正「不可能」的理由,大部份都是「我覺得另一個單位會怎麼樣……」,這種還沒做之前去猜想別人會有的顧慮。假使我們先做出來,一個一個說服,再大家一起往前動一點,應該是有機會的。

中間碰到最大的挫折是什麼?

沒有最大的挫折,只有很多挫折(笑)。

像是沒有錢、不懂設計、找不到人願意試用課本。當我們開始整合學校、老師、出版商、設計師、家長的意見時,一旦出現衝突,看起來就好像沒希望,這種情況常常出現。甚至有時候好不容易OK,卻發現外部規範要改,又需要很長時間。每次碰到挫折,只能對自己說:「繞過去吧!」

這是你預料中的軌跡嗎?畢竟,一般人的生涯規劃,多半不脫找份工作、好好上班之類?

高中時,我就想過要改變世界。

念建中時,我很認真讀書,但就是念不贏其他同學,於是有了一個想法:或許,我的價值不是在跟其他人比念書上。我開始讀財經雜誌,關心矽谷的消息。當時,我看到YouTube共同創辦人陳士駿登上《時代》雜誌(Times),他們這些人所講的觀念都是改變世界,沒有一個人講要去考醫科。

高中畢業典禮,上台致詞的是一個募集大量二手衣物再捐助出去的同學。那是我第一次對「公眾事務」有了概念。建中沒有讓全校成績最好的同學上台致詞,而透過他所傳達的價值,讓我發現:原來,這是被認可的一條路。

上大學後,我當了學生會長,也就更了解「公眾」的性質,並且產生興趣。

改變世界的面向有很多,為什麼你對「美感」特別敏感?

大三升大四那年,我參加時代基金會的活動,到歐洲參訪。不管去政府、企業、學校、NGO,都發現設計對他們是至關重要的一環。我還記得,在劍橋大學收到介紹學院的DM,拿在手上那一刻覺得:哇,做得好美,這個學校好偉大。

之後去參觀一家做醫療器材的公司,他們的產品包括尿袋跟助聽器。這些用品不是只要功能好、價格便宜,消費者就會埋單嗎?但設計總監說,因為碰上歐債危機,政府減少醫療補助,既然要花自己的錢買,歐洲人寧可選擇比較漂亮、喜歡的,結果,他們反而業績上升。

那段參訪讓我看到很多,帶來很多衝擊。台灣要跟別人談品牌、談行銷,美感是很重要的跨國際語言。假使別人從小就開始練習這項語言,我們卻沒有,想當然耳,東西一定賣不掉。回來後,我就意識到這是個重要的議題,既然我一直想做有影響力的事,那麼,這值得試試看。

短短幾年間從無到有,最大轉捩點是什麼?

決定做之後,我們3人討論,因為我很會做簡報、打比賽,於是很快做出第一份簡報。找設計師,沒有錢,人家問:哪一所學校要跟你合作?也不知道。設計師當然不會理你。所以,後來我們改變方向,去找學校。

透過同學、同學的媽媽、同學媽媽的朋友……找到學校了,但總是聽到「這東西很好,可是我們學校不合適,我推薦你去找……」就這樣,我們從都市找到山上,一直找到新竹市香山區大湖國小的林孟節老師,說他願意支持我們,才終於又能跑去找設計師,告訴他:有學校參與這個公益計畫了!而不好意思講的,是合作的其實只是一個班,班上只有9個學生,你的設計只有9個人會用到(笑)。(編按:大湖國小是新竹市最迷你的鄉村小學,每年級只有一班,全校只有60幾個學生。)

我知道大家做事都有成本,所以我們盡量以最「無痛」的方式來做。第一次我們就邀請了10幾位設計師,有些是學長姊。原因很簡單,請一位設計師做一課就好,他才比較可能幫忙。跟學校端,我們也告訴他,完全不必支出任何費用,只要當作輔助教材,告訴我好不好用就夠了。兩邊都溝通好,我才和出版社聯繫,說我們是交大的學生,在做一個這樣的實驗計畫。要是以「正規軍」的方式運作,這個過程可能很冗長,但學生嘛!我們就先衝了。

這些都談定後,我們就上群眾募資平台做第一次募資,那次募到了26萬元。不多,但足夠我們用一年多。

你心中對這個計畫有沒有終極的想像?

分幾個階段。

首先,希望教科書出版社能把美感視為重要考量,學校老師選課本時,也把這當作重要依據。這件事可以用好的方式進入體制內。

第二,我們希望做設計師的後盾。很多設計師沒有教育或兒童認知心理學的know-how,不了解孩子的感受,也不清楚老師到底怎麼上課。我們希望建立資料庫,開放給出版社或設計師,這樣,以後設計教科書就有依據,而不是只做一波,自己做得很high,high過以後就結束,又回到一攤死水。

最後,有沒有可能讓政府、出版商、學校都認為,教科書設計是讓台灣驕傲的一件事,在國際上被認可?一旦大家有這樣的認知,每個人都會拼命往前,就不可能做不好。台灣的教育產業是很有潛力的,要是把教科書設計拉出來,誰說不會成為下一個台灣之光?看到這個藍圖,再回來看現在遇到的困難,都只是小事了。


陳慕天快問快答

欣賞的典範人物

高中時最欣賞陳士駿。現在覺得最屌的當然是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電動車公司Tesla創辦人)。

覺得自己和同儕相比最不同之處

我是發自內心想改變世界。就算別人跟我講任何困難,我都不當一回事。

對成功的定義

這世界一直存在價值觀的戰爭,沒有絕對的對或錯。所謂影響這個世界,並不是真的找到一條完美道路、朝那方向前進,而是你正努力讓這個世界朝你希望的方向前進。

覺得台灣年輕人「悶」嗎

全世界年輕人都很悶。不管以前或現在,年輕人一直都很悶。這不就是青春嗎?總是覺得這世界不夠好、這世界不公平、我可以做更多事,只是對抗的對象,每一年都不一樣。

對不看好你的人,想說的話

不怪他們。因為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難處,每個人也都會有看走眼的時候。


陳慕天

1991年次。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畢業,交大第13屆學生聯合會會長,2011年全國大專院校優秀青年。2013年發起美感細胞教科書再造計畫,並為文化銀行共同發起人。

雜誌介紹

關鍵字: 陳慕天 美學教育 美感 教科書 美感細胞教科書再造計畫 生涯 人物特寫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