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王文華蛋白質女孩 2017-03-10 圖片來源:pakutaso.com
卸下頭銜後,我猛然意識到:當了十年的上班族,我專注於做好公司給我的角色,全心全意讓公司的名片發光發熱。卻沒有認真做好自己。我有很多老闆同事部屬客戶,但朋友卻屈指可數。

週末了,是「做自己」的好時機!

週一到週五,我們都在「做老闆」、「做員工」、做某一個職位、頭銜。週末,終於可以做兩天的自己。那怕是兩天也好。

我也做過員工,雖然最後的頭銜是總經理,但本質上還是員工。只不過是薪水較高的員工。

「做頭銜」和「做自己」最大的差別是:手機電池的消耗速度。

當我做大公司的總經理,手機像動物園一樣擁擠,電池半天就用完了;當我離開大公司自立門戶後,手機像殯儀館一樣死寂,一天下來還是滿格。

我失去「頭銜」後,一個個檢查手機中的名字,發現一半不會再和我聯絡了。

我的世界縮水了二分之一。也就是說,我曾經有二分之一的人生,不是在做自己,而是在做某個「頭銜」。

到了週末,你的電話是不是也少了二分之一?如果是,你也跟我當年一樣,有二分之一的人生,是在做某個「頭銜」。

做頭銜沒什麼不對,每個人都有角色要扮演,成人生活就是如此。

關鍵是:卸下頭銜,到了週末,還有沒有自己?

卸下頭銜後,我猛然意識到:當了十年的上班族,我專注於做好公司給我的角色,全心全意讓公司的名片發光發熱。卻沒有認真做好自己。我有很多老闆同事部屬客戶,但朋友卻屈指可數。

於是我自立門戶,成立了「夢想學校」。找回自己,也幫助別人找回自己。我告訴自己和我的學生:我只是我,不再代表任何其他的人和事。

這樣一說,收到的名片的確減少。但我拾回的人性增加。我從頭銜,變回自己。

我是我,好或壞,就是這樣了。我沒辦法再靠頭銜的蘋果光,讓自己更漂亮。只能靠內心的百寶箱,讓自己更堅強。

體會到這一點後,我對自己或別人的頭銜,開始打折看待。並把有限的時間,去經營「人與人」的關係。不管是找員工或交朋友,
我不太看他們的豐功偉績,而是看他們的臉書照片。我不再和一大群人機械化地交換名片,而只和一小群人有機地交心。

頭銜,像一面霓虹招牌,可以混淆視聽。像一塊龜殼,可以逃避懷疑。但關掉了霓虹燈後,我的視線更清晰。走出了龜殼,我發現天地更寬廣。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