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陳品元Cheers雜誌第199期 2017-04-01 圖片來源:陳郁璉
低廉的薪水、超長的工時、惡劣的工作環境、擁擠的宿舍,還要忍受打罵、歧視和性騷擾,你恐怕很難想像,上述情況竟發生在先進的日本,而這是「外國研修生」普遍遇到的狀況。

1981年,日本建立「研修生」制度,培訓外國技術人員;1993年起,此一制度增添了技能實習的內容。然而,隨著日本社會走向高齡化,勞動力缺口持續擴大,研修生制度成為填補缺口的重要途徑。而研修生從事的,多是日人不願做的3K工作——危險(kiken)、骯髒(kitanai)、勞累(kitsui),不但學不到什麼實用技能,還必須忍受非人道的待遇。勞動團體痛批,這項制度的初衷已名存實亡,研修生變成「現代奴隸」。

勞動力缺口的跨國危機

日本厚生勞動省今年1月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10月,外國研修生已超過21萬人次。這些人多半在母國就屬於低學歷、低收入的弱勢族群,對赴日工作充滿憧憬;黑心的仲介與雇主利用此點,哄騙他們到日本工作,落地後立即沒收護照、手機,讓他們住在沒有網路、安裝監視器的宿舍內。其他種種不人道的待遇還有:限制上廁所的次數、拖延工資、苛扣加班費等等。

2015年,日本境內有5,803人因不堪惡劣的勞動環境而失蹤,其中3,116人是中國籍。這些失蹤的勞工遊蕩在各地,尋找打黑工機會,也有少數走上犯罪一途。經過媒體渲染,激起民眾負面觀感,右翼政黨「日本第一黨」更呼籲廢除此制度。然而,農林漁牧等許多工作都有賴研修生撐起,日本根本離不開這股勞動力。

日本媒體多次披露研修生遭虐待的情況,但短期內卻難見到具體的改善措施。而台灣近來亦爆發囚禁移工的個案,外籍勞工在台灣的處境同樣有待改善,從日本反觀自己,也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