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安娜斯塔西亞‧普拉基斯時報出版 2017-04-21 圖片來源:pixabay.com
當紐約處於不確定的未來時,一位來自威斯康辛州的年輕人弗蘭納也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茫然。他取得工程學士學位之後,搬到美國東岸從事商業顧問,這個工作的收入讓他擁有大多數人到紐約都想追求的生活:一棟位於最時尚的下東城房子、每年出遠門旅行,有多餘的錢可經常光顧樓下的雞尾酒吧。

然而,樂觀的弗蘭納仍然盡力扭轉惡劣的環境。每月的某個星期五,他會推著裝滿材料的推車在辦公室遊走,做酪梨醬請同事享用。另外幾個星期五,他會打上蝴蝶領結走來走去,提供客制化冰淇淋麥根沙士。他請同事到他的小隔間喝咖啡,用法式濾壓壺泡咖啡,還偷偷在辦公桌抽屜裡做堆肥,因為他提議全公司製作堆肥的計畫被打回票(他離職時忘了清理這個堆肥抽屜,幾個月後新人到職時才發現)。

有一天,弗蘭納的老闆找他到辦公室。

老闆提醒他:「你明天工作時或許可以戴耳機。你應該沒事,但有很多人會被資遣,有些事你可能不想聽到。」

此後上班變得很無趣。

接著幾星期,他的同事少了一五%。留下來的同事開始彼此競爭。換工作也沒什麼幫助。弗蘭納的生活大多是資料而不是人,工作時也只用到大腦。在有空調的辦公室裡打字時,他擺在鍵盤上的手常會發冷,這種感覺讓他有些不安,彷彿身體是沒有生命的儀器。弗蘭納發現自己開始計算這一天還有幾分鐘才結束,他什麼時候才能擠進尖峰時間的電車,回家做自己興趣的事:做辣醬和苦啤酒,以及在廚房裡醃肉。

弗蘭納已經厭倦為優渥的生活而工作,他希望做有興趣的工作。他在澳洲葡萄園看到農夫快樂工作,他知道自己必須做能讓身體和心靈合一、讓自己參與周遭世界的工作才會快樂,而不是坐在與外界隔絕的小隔間裡。他的思緒愈來愈常轉到那些葡萄農夫身上。他開始每星期到聯合廣場的農夫市集,而且待得愈來愈久。他問攤商挑選蔬菜的祕訣時,覺得自己沉浸在他們的世界裡。他喜歡農作的踏實感,還領略農作可以整合各種思維能力,例如依據風味和耐受性選擇最佳作物,設計效率更高的種植方式。農作最吸引他的是:從業者是人,服務對象也是人。

弗蘭納在二○○八年夏天做了決定,要在第二年春天辭職,不管採取何種方式都要當農夫。到加州聖巴巴拉參加行銷會議時,他偷偷離開數不盡的PowerPoint 簡報會議,去造訪附近的農場。他回家後打電話請病假,當天又跑去當地農場。他申請加州大學聖克魯茲分校的農業生態學課程,即使被拒絕了也沒有絲毫猶豫。他開始上網訂購農耕書籍,在通勤的電車上仔細研讀,並在書上寫筆記,還把要重新閱讀的頁面折起來。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