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安娜斯塔西亞‧普拉基斯時報出版 2017-04-21 圖片來源:pixabay.com
當紐約處於不確定的未來時,一位來自威斯康辛州的年輕人弗蘭納也對自己的未來感到茫然。他取得工程學士學位之後,搬到美國東岸從事商業顧問,這個工作的收入讓他擁有大多數人到紐約都想追求的生活:一棟位於最時尚的下東城房子、每年出遠門旅行,有多餘的錢可經常光顧樓下的雞尾酒吧。

但他的工作頗具挑戰性,每星期都很忙碌。弗蘭納是顧問公司的分析人員,負責找出最能讓公司獲利的業務。他會找出部門效率不彰之處,指出如何處理虧損漏洞,而不影響品牌識別或品牌誠信,有時會刪去數百萬美元預算。弗蘭納經常接觸新公司和新產品,了解各種商業問題、消費趨勢,以及因應策略。

弗蘭納進入這家公司剛滿一年,某天被指派負責某知名紅酒品牌的團隊。他跟幾位同事飛到澳洲,乘飛機越過數千英畝的葡萄園,最後到達田野旁育種大樓的臨時辦公室,研究如何提高紅酒的利潤。弗蘭納把資料輸入Excel 統計,每天工作十六小時。有一天中午當太陽升到最高點時,農夫從葡萄園走進屋裡吃午餐。原本寂靜只有細小鑰匙聲的育種大樓,頓時充滿生氣。農夫帶來泥巴、汗水、葡萄味、笑聲,以及食物被人偷咬一口的喊叫聲。弗蘭納一邊沉思一邊旁觀他們,發現自己很渴望這種志同道合的感情。他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嫉妒這些澳洲農夫,但他的確有點嫉妒,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開始糾纏他。

弗蘭納知道顧問工作無法帶來快樂。每天工作十六小時很累人,壓力也很大,但他知道自己很幸運才能擁有這些機會。在紐約有幾百萬人努力求溫飽,但當一群人擠進車廂時,經濟優勢者就無法忽視眾多的弱勢者。弗蘭納慶幸自己的工作能讓他學習有價值、有市場的技能,但他是個謙虛的人,覺得自己還有許多東西要學習。他也捨不得放棄自己為成功事業所做的努力。他不快樂也不想大幅改變工作,因此到澳洲幾星期後獲得一家數位管理公司行銷部門的工作機會,就接受了這個職位。新的辦公室很棒,看來似乎可以解決上一個工作使他不快樂的問題:工作時間沒那麼長、團隊工作氣氛比較濃,工作也沒那麼孤單。然而經濟環境不佳時,辦公室瀰漫一股不安感。每人彷彿都不再喜歡自己的工作,但都覺得自己幸運地還有工作。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