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若寧Cheers雜誌第200期 2017-05-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一個台北出生、長大,29歲的台灣青年,這樣就夠了。至於我講的話有沒有道理,就交給各位判斷。」跟台灣民主一起長大的苗博雅,正推動憲政改革、性別平等、人權運動。她說,我的志願是當個不向強權低頭的台灣人,請全民一起監督。

她站在中間。

黑暗直驅入夜,群眾鼓脹的情緒像氣球,指甲輕輕一刮,轉瞬就要爆炸。

2014年4月11日,台北市政府警察局中正第一分局局長方仰寧片面廢止集遊權,警方強制驅離立法院前集會的公投護台灣聯盟,激起民眾憤怒。中正一分局側門,記者撕毀抗議標語,被群眾鼓譟包圍,「你憑什麼、你憑什麼」的質問聲聲堆疊。混亂中,有人拿起手機側錄,螢幕的白光,照亮苗博雅半邊側臉。

她站在衝突中心。壓低聲線,手臂向外平舉:「冷靜。我們先釐清事實。」她眼神沉著,邀兩造各自說明:「我們一起還原現場、還原真相,一切的道德評價,需要由我們這個社群共同來決定。」

衝突未起,群眾散去。天亮後,這段畫面在網路發酵,人們封她是「正義姊」。她才恍然想起啃了兩口的麵包和鋁箔包,匆促間竟忘在了路邊。

對苗博雅來說,比生活更急切的事情太多了。

晚餐根本排不上「待辦事項」。比如當時她還是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法務主任,死刑爭議沸沸揚揚,廢死聯盟成為標的,長期被輿論攻訐。從「我無罪,我是鄭性澤」到「杜氏兄弟案」,她白天救援死刑,拍攝短片,撰寫專文,發起網路聲援。318太陽花學運陡然爆發,她二話不說,下班後趕到濟南路通宵支援。

該做的事情,「我不該缺席」

「這樣下去不行,一定會出事。我要做點事。」一年後,苗博雅在Facebook寫下這樣的句子,宣布投入2016年台北市立法委員選舉,選的是素有「藍營鐵票倉」之稱的文山區,理由很簡單:那是她出生長大的地方。

她的私人Facebook大頭貼,放的是與鄭性澤人形看板的合照。彷彿只要一陣風襲來,單薄的黑白看板就會啪嚓倒地,但她伸出右手,穩穩地搭上了鄭性澤的肩膀。照片下方喧騰地堆積上百則留言,有人支持,更多的是攻擊和詛咒。旁人看兩三則都覺得不堪入目,她維持理性回應:「我覺得最困難的不是從謾罵中抽離情緒,而是從中篩選出有建設性的批評,作為修正自己的依憑。」

延伸閱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