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張智程Cheers雜誌第200期 2017-05-01 圖片來源:黃明堂
4月是日本列島櫻花綻放的季節,同時作為日本一個新年度起始的時點,新鮮人告別學生生涯,進入職場,加入所謂「社會人」的行列。早晨東京、大阪等各大城市街頭,四處可見身著樸素西裝與套裝的年輕男女,或提或背著清一色款式的深色人造皮公事包,青澀臉龐難掩緊張表情,踏著步伐加入電車通勤大軍的茫茫人海中。

在日本,要成為一個社會人之前,必須經過一個世界上只有這個國家才有的一連串選拔程序與集體儀式:從大三開始集體參加簡稱為「就活」的就職活動,歷經層層面試後,在大學畢業前取得企業的「內定」,在櫻花綻開的四月天穿著正裝,參加完企業舉辦的集體入社式之後,接受一定期間的新人研修,再正式成為一名合格的新人社員。

日本的職場,被著名勞動法學者、大阪市立大學名譽教授西谷敏形容為一個「前近代身分共同體關係」的世界。

西谷敏認為,直白地說,即便這個國家早已從150年前告別以封建與身分制度為基礎的江戶時代,在明治維新的劇烈變革中蛻變為今日的近代國家,但過往漫長歷史形成的身分制度與集體主義,卻仍是這個社會的基礎,又尤其反應在日本式職場的集體主義文化之上。

職場身分,決定處境與階級

在漫長的戰後高度經濟成長期內穩固成型的日本職場文化,是以「終身雇用制」為核心,從上述日本特有的「招募應屆畢業生」與「內定」作為開端。

有別於台灣及歐美大部份國家,日本企業傳統上罕有頻繁的人才流動,他們一年一度、一次性大量招募大學畢業生成為企業員工,在長期訓練後,將新人社員分配至企業所期待的角色與職位上,成為企業共同體的一份子。

從大學畢業到退休的工作生涯,一般日本員工會從一而終地受雇於同一家企業,即便可能頻繁調動,但幾乎不會出現跳槽或遭到解雇。

在這個基於企業共同體身分的相互忠誠與照顧關係下,從所謂「年功序列」的工資評價制度,工資與職位不問能力與業績,而是隨著員工年齡成長與養育家庭的需求而齊頭式晉升,到日劇裡常刻劃的員工帶著妻小居住在由公司提供的集體宿舍「社宅」中的現象,都是這個國家的傳統職場作為「前近代身分共同體」的典型表徵。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