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陳原圓神出版 2017-05-16 圖片來源:pixabay.com
殯儀業做的是「人」的生意,在當年卻是一個被人「嫌惡」的行業。

我這麼拚命做,為什麼只有這麼少的薪水?

初入這個行業,我就明瞭到一件事:原來這個世界不是你付出多少力氣,就會有多少收穫。我當時扛花圈的工作,大約早上六點出門,載著滿車花圈到告別式會場,一支花圈五十元的「工錢」。

我穿著破牛仔褲和髒T恤,腳穿涼鞋,滿身大汗在不同的告別式場合穿梭,回家時,又累又臭,已經晚上八點多了。這麼辛苦,結果只有這麼一點錢,我食量大,便當一餐要兩個,新車的貸款、車子在大台北地區四處奔波的油錢。兩萬六的薪水,剛剛好沒剩多少。

我跑去向舅舅抱怨,他答應幫我加薪,但加的薪水也才多一、兩千元,根本不夠用。怎麼辦呢?我車子已經買了,半途退出這行,車子的貸款要怎麼辦?此外,我真的不甘心,如果這樣就放棄,我還能做什麼呢?我已經沒退路了。

在困境的時候,人們常常會執著在眼前的困難而鑽牛角尖,走不出來。但我習慣跳出來看,看看是不是還有任何機會。雖然,送一支花圈只有五十元,一場五、六十支花圈,我拿到的錢還是杯水車薪。不過,我不能只看我拿到多少錢,要看這整個市場到底有沒有發展。

一場喪禮,不是只有花的生意而已,這個產業還包含了:紙紮、棺木、誦經、殯葬納骨、禮儀服務。如果光是花圈的生意就有這麼大的規模,代表這個產業規模十分龐大。

從最早的咖啡廳創業,我學到的是不跟風,人家已經做熱的產業,你才投入,就已經慢了好幾步。當年,殯葬禮儀服務還不是很成熟,而且是一個被大家「嫌惡」的行業,即便在我創業初期,在社交場合都被警告不要遞名片,因為會觸大家的「霉頭」,而在一些少數發名片的場合,有時對方還會直接把名片當著你的面丟掉。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