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傑夫.鮑曼, 布雷.威特三采出版 2017-06-07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如果有一天你無預警地發生意外,甚至失去雙腿,你還會堅強地面對生活的挑戰,繼續嘗試人生的各種事物嗎?

一張照片,震驚全球

那天,炸彈是在二點四十九分引爆。幾秒內,那名牛仔帽男子躍過了終點線附近的護欄,衝向爆炸地點,當他跑到路中間時,第二顆炸彈接著爆炸,但他繼續往前衝。其他人則跑來救我們:包括警察、義工與民眾。

沒人能連絡得上我,家人與朋友想試著聯絡我,打電話或傳簡訊給我,但都收不到回音。

炸彈可能把我的手機炸掉了,或者把我的手機炸飛了。我記得我坐倒在地時找過手機,想打給老媽道再見,跟她說別擔心,我沒有很痛,只是要走了,這輩子我過得很滿足。

可是,我的手機被炸飛了。我誰也找不了,誰也找不了我,隨後基地臺也因為流量太大,所有手機都用不了。

第一批爆炸現場的照片立刻流了出去,都是遠鏡頭:原本拍攝賽事的攝影機被爆炸的震波震得左搖右晃;一位即將抵達終點線的跑者被震波震倒了;還有爆炸的濃煙。

然後,第一個有清楚人臉的照片出現了:是我的臉。那張照片到現在都還是很有名,是我坐在輪椅上,一名牛仔帽男子跑在一旁。現在人人說那照片很「經典」,但當時我只覺得很恐怖。我眼睛上方有傷口,臉頰上也有,臉色蒼白,沾著爆炸的粉塵,上衣有些焦痕與血跡,而且我沒有雙腿。

膝蓋以上,我像是一般的遇難民眾,也許碰到火警,也許跟誰大打出手。膝蓋以下,空空的什麼也沒有。不是嚴重受損,而是完全炸掉,只剩零星皮肉,還有從左膝蓋突出一根細長的白骨。

幸虧有牛仔帽男子的協助,所有傷患中我是第一個離開現場,也是第一個抵達兩公里外的波士頓醫學中心,事發十五分鐘內就上了手術檯。醫生切除殘肉,以熱熔法處理傷口,救了我一命。

但照片瘋傳的速度比這更快,當醫生還在替我處理傷口,我的臉已經出現在網路上。有人認出了我,轉貼到我個人的臉書頁面,朋友我的事情。沒多久,那張照片上了新聞。

大家靠那照片打開話題,分享彼此的恐懼。最初幾小時,那照片讓慘劇更鮮明在目。

我倒不以那照片為忤,但我希望家人不是從這張照片知道,我希望當個默默無名的受害民眾,可是那照片改變了我的人生。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