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Yen二魚文化 2017-06-09 圖片來源:
爬上頂端的秘訣:不再當個濫好人,要往上爬,就得學會當個婊子!

男人在離開時,曾說:妳該學著示弱,我們男人喜歡脆弱點的女人。

廚房戰場不如情場,他們教妳堅強、再堅強,讓妳穿上臃腫的白制服,厚重的棉黑長褲,頭髮用網帽圈住、盤在長相怪異的廚帽下,禁止塗上指甲油、戴耳環,絕對性的消滅性別界線。心上人來探班時,我總彆扭地將盤久僵硬的長髮用油膩的手指梳過,對自己身上的煙燻味感到些許尷尬。

即便如此,我168公分,剛進那個廚房時體重大約是48公斤,過肩的長髮即使緊緊扎起,轉身之間總還不小心掃到身後同事。在那汗水淋漓,處處刺青的肌肉漢子中間,我的存在還真是娘得不像話。在廚師制服保護下,聲音跟身形仍頻頻漏餡,我將菜送出前呼喚外場人員的那聲「service」,總換來無數個怪腔怪調偽女聲的模仿。大家為了找樂子,開始躲在我工作檯下,拿活龍蝦搞怪嚇人,或把工作鞋抽真空藏起來,有段時間,為了融入這男性賀爾蒙充斥的奇異生態,我各種語言的髒話越講越順,暢快掌握廚師入門技能101:每一句話裡要有技巧鑲入5個髒字,適時掌握說髒話的時機,能換得一定程度的尊敬,如:幹,你他媽的要佔用那天殺的機器多久?操!

那天,我奮力攪拌著三公斤的玉米粥(polenta),那是需要站在鍋前不斷攪拌的食物,由於吸收了水分,烹煮過程中還見鬼地越來越重,主廚正閒著沒事幹,經過我面前,問:「要不要我幫忙呀?這很重的。」我一臉肅然,秀出手臂上若有似無的肌肉,對他搖搖頭。他則一臉雀躍:「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開始雇用更多的女廚師,他媽的我們廚房裡的男生一個比一個還pussy!」不知道他知不知道,要在廚房生存,我們女廚師得假裝多少事,才能呈現「好像比男人強壯」的假象。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