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Yen二魚文化 2017-06-09 圖片來源:
真正厲害的洗碗工,存在感很低,卻讓一切運行順暢。

我太專注於自身痛苦,掙扎著在大城市的洪流中落腳生存,無暇關注周邊的人事律動。這樣的工作環境,與其說是繽紛園遊會,比較像是神秘街頭塗鴉藝術家Banksy手下的暗黑迪士尼樂園。不是所有人都想成為名廚,也不是每個人都懷抱對餐飲的滿腔熱愛,有時候比較像是:我的國家破產沒有前途,只好來大城市闖闖。這樣的樂園裡,沒有白雪公主唐老鴨,而是黑道、來路不明的金流,誰跟誰睡過之後得到地位,毒品,藥頭,在搖頭丸、古柯鹼漩渦裡轉圈的同事們。

我一直以為大家只是輪流出去抽根菸,以為跟我搭擋的那23歲尖牙利嘴的毛頭小子純粹是人緣好,才有絡繹不絕的人在上班時間找他。後來那個誰才說,原來他是中盤商,手上有大好的純貨,價格公道。當廚師只是嗜好。直到一次開員工派對,看他們將粉末用銀行卡排成直線,再輪流用鼻子從桌上吸,模樣狼狽。這才恍然大悟。「要來一點嗎?」跟我很好的外場女服務生問。「不了,謝謝。」有那閒錢還不如拿來買新洋裝。不過我始終不明白為何這不影響他們的日常生活?那玩意兒會讓你精神大好,他們說,「不然怎麼應付這麼長的工時?」睡覺呢?我說。他們難以置信地瞪著我,像我剛說了什麼蠢話。

我也許沒有提過,想在這極端的工作環境下生存,必須廣結善緣。跟服務生要好,他們會在妳精神不濟時送上咖啡;跟外場經理好,放假來吃飯時,可以得到一張金額為零的帳單(在朋友間地位迅速攀升)。

但我在廚房裡真正交的第一個好朋友,是洗碗工:真正運籌帷幄,掌握生殺大權的人。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