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若寧Cheers雜誌第202期 2017-07-01 圖片來源:pakutaso.com
跑完報表,10點了,你是最後熄燈的人,腳步沉重,厭惡自己,搞不懂人生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時鐘指向7點半,正準備下班,前輩走過來拍拍你的肩膀問:「吃晚飯了沒?」下一句話緊接著是:「不忙吧,我得交個報表。幾分鐘的事而已,交給你,我才放心。」

你剛鼓起勇氣開口,一向和善的前輩臉色一沉:「我是看重你,本來覺得這年輕人有潛力……,」你瞬間洩氣,感覺「不行」兩字沉甸甸地卡在胸口,根本說不出口。跑完報表,10點了,你是最後熄燈的人,腳步沉重,厭惡自己,搞不懂人生究竟哪裡出了問題。

你沒有問題,只是陷在情緒勒索的惡性循環裡。

自我價值感低落,造成失衡關係

發現了嗎?重要的人往往一句話就能左右你的情緒。以為忍一下就過了,事實是,當勒索者提出要求(demand),而被勒索者試圖抵抗(resistance),勒索者就會猛踩痛點,讓被勒索者感受到壓力(pressure)。比如指責:「沒想到你是這種人!」並持續利用權力、關係等資源威脅 (threat),逼迫被勒索者就範。直到被勒索者為了緩解焦慮、乖乖順從(compliance)為止。而一旦勒索者得逞,下一次就會食髓知味( repetition )。

從demand到repetition,這是「情緒勒索」(Emotional blackmail)的典型模式。

國際知名病理治療專家蘇珊.佛沃(Susan Forward)分析,勒索者這麼做是因為「無法為自己的情緒負責」,所以透過威脅企圖掌控對方,滿足自我需求。

貶低價值、加深自責,以及剝奪安全感都是常見手段。比如,指責對方「可以成熟一點嗎」、「你根本不在乎我」,有時甚至毋須言語,只是一個眼神、一聲嘆息,都足以成為情緒勒索者的武器。

而被勒索者「誤將他人的情緒視為自己的責任」,容易因無法滿足對方需求,陷入罪惡感。最後為了迴避衝突而妥協,壓抑真正感受,就此在失衡關係中脫不了身。事後,「難以拒絕」的現實更加深被勒索者的自我厭惡,為了讓自己好過點,會反過來說服自己「本來就是這樣」。

延伸閱讀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