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若寧Cheers雜誌第202期 2017-07-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女兒咪哈出生6個月了。咪哈(Miracle)意為法文的「奇蹟」。抱著女兒坐在琴前,女兒咿咿呀呀的笑著,偶爾伸出小手使勁抓握,她時不時低頭親吻一下女兒,溫柔地喚她:咪哈、咪哈。午後3點,落地窗篩下金黃色的時光,這是楊雅晴婚後的日常。

女性主義的先鋒吳爾芙(Virginia Woolf)曾說,女人要寫作,一定要有錢和自己的房間。楊雅晴的房間很乾淨,為陽光保留大量的空白,讓光與風時刻變化,沒有多餘的裝飾。窗檯上多肉植物一字排開,床頭有愛犬妮妮的骨灰。面對世界與生活,她終於走過曾經的風暴,找到了最適合自己的位置。

大膽索吻,卻變成犯眾怒的女巫

她曾是熱中布置房間的少女。台中老家的房間,嫩綠色的牆面像初生的草坪,上頭張開一幅大大的世界地圖。從小學開始念音樂班,25歲那年,楊雅晴獨自到巴黎學琴。巴黎女人的自在像一陣風,給了這個雙魚座的少女最自由解放的空氣。她的想像輕盈起來:如果能夠和100個人輕吻,那是怎樣美麗的情懷?

楊雅晴是行動派。2009年,聖心堂前院,她用吻捕獲一雙透明琥珀色眼睛;在龐畢度中心踮起腳尖,用唇感受午後6點,巴黎夏季的熱情……,她在巴黎的米色人行道張望、等待,捕捉了100種關於親吻的浪漫風景。鏡頭前,情欲是一襲流動的饗宴,之後所有照片集結成書,成為304頁全彩印刷的《百吻巴黎》。

故事在此刻變奏。楊雅晴的經歷登上新聞,從巴黎、柏林、倫敦、北京到台北,媒體競相追逐。她的部落格湧入10萬人次,一篇文章底下有2,000則留言,1,500則是不堪入目的謾罵,說她是北港香爐、蕩婦、破麻……。有少數人替她不平,理解並支持這只是純粹的行動藝術。只是,更多的始終是恐嚇和侮辱,威脅她在巴黎的人身安全、揚言要傷害她在台灣的家人。

楊雅晴一度不敢出門。無論怎麼釋出善意,總有人將之解讀為卑劣和下賤。家門外已是無孔不入的批判,家門內,她更難以承受的是外婆當面的指責,「她說,拜託妳不要出去說妳是我的孫女,很丟臉!妳真的很髒,親過那麼多人,哪有男人敢要妳,妳會嫁不出去……,」談起當時情景,楊雅晴扶額皺眉,一切仍歷歷在目。

誠實面對,說出被忽略的聲音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