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鄭閔聲Cheers雜誌第202期 2017-07-01 圖片來源:50cc
「生活很悶」,是這個世代的共同感受。就算對現狀不滿,許多人還是盡量表現出陽光積極的一面,只因為不想被別人貼上「沒出息」、「草莓族」的標籤。但最近突然有批創作者,直指光明面之外的幽暗角落,替那些失落的人,表達深藏在內心許久、卻始終不敢說出來的話。這些創作者的語調也許不那麼積極,但先誠實面對眼下的軟弱與困境,正是他們勇敢邁出前進腳步的序曲。 就像「五月天」主唱阿信評論最佳樂團得主「草東沒有派對」時說的,「這不是世代對決,面對人生本來就有很多不一樣的心情,永遠正面積極也很累,偶爾發洩也很棒」。「頹而不廢」正是另一種屬於他們的進取,詮釋出另一種時代的態度和聲音。

「『草東沒有派對』是什麼?竟然入圍6項金曲獎,我怎麼從來沒聽過?」會議中,「六年級」的主管突然拋出問句,一時間沒人接得上話,室內空調彷彿瞬間被調低2度。

「拜託,他們超紅的好嗎!只有你沒聽過吧!」坐在角落的年輕同事忍不住低聲嘟噥,還一邊翻了個白眼,臉上一副「你落伍了」的表情,根本懶得開口解釋。

這個辦公室場景,正是每天都在發生世代碰撞的台灣社會縮影。

在第28屆金曲獎入圍名單公布前,許多「六年級前段班」與更年長的人們,或許從沒聽過「草東沒有派對」(以下簡稱「草東」)這個在七、八年級中已闖出名號的獨立樂團。即便因緣際會知道他們,這批社會「中堅世代」,恐怕也難以理解草東那些絲毫不積極勵志的作品,為何能在年輕一輩樂迷中引起熱烈討論。

「搖滾樂是反應社會現象的文化媒介。草東的歌詞,相當程度點出現代社會流動管道停滯、再努力也很難改變什麼的狀態,滿容易引起年輕人共鳴。」清華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鄭志鵬認為,草東有些「厭世」的創作,因為直指年輕人失落、絕望的心聲,才大受歡迎。

崩世代急於掙脫上一代束縛

年輕人的失落絕望,主因來自經濟。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林宗弘分析,台灣世代間的矛盾,大概以1980年前後出生,以及1995年前後踏入職場作為分界線。在兩條線後出生/入社會的人,面對不若以往高成長的大環境,不僅在職場上難有突破,連所得爆發力都是半世紀來最差,是不折不扣的「崩世代」。

林宗弘觀察,當生於分隔線之前的世代,動輒以「沒競爭力」、「草莓族」等字眼批評後輩,年輕人難免產生「我們就是被你們上一代搞砸的,你們還反過來怪我們」的負面情緒,導致世代對立加劇。

「草東的創作從崩世代角度出發,抓準年輕人在乎公平正義勝過金錢財富的心態。在世代對抗、年輕人不願遵循上一代遊戲規則的社會氛圍下,召喚出一群死忠的搖滾樂迷,」鄭志鵬說。

自嘲耍廢成為一種自我認同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