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李明璁Cheers雜誌第202期 2017-07-01 圖片來源:陳應欽
八年級生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創造一票難求的「草東現象」,看在長期研究音樂與社會議題的台灣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眼中,這是反映出90後世代覺醒,卻又感到挫折及失落的複雜情境。 他們嚮往個人主義,想成為有特色的「個性人」,但大環境對此卻不友善,迫使這群「覺醒挫折世代」集體站出來,即便被稱為「魯蛇」,也要捍衛個體化空間,創造真正的平等自由。以下請看李明璁對於這個世代的觀察。

要談「草東現象」,得從他們的成功模式談起。「草東沒有派對」是群來自台北藝術大學的年輕人,在沒有商業奧援下,以樸實的方式與聽眾溝通。他們之所以成為「現象」,是現場演出的強烈爆發力讓樂迷「既憤怒又療癒」,不管有沒有實際聽過都知道、期待。

這種看似不積極向上、不汲汲營營,卻真誠做自己的音樂內涵,傳達了受挫感、失敗感、不知所措、對現實的憤怒,反映出青年世代面對挫折的表達方式。

覺醒後挫敗的失落感,贏得認同

除了草東沒有派對之外,分析年輕歌手或樂團傳遞面對挫敗的態度,從過去到現在有3種不同的類型:

正向積極做夢式:代表樂團是五月天,傳達失敗後仍要積極再起,勿忘初衷、勇敢逐夢的正面力量。

嘲諷閃躲式:用自嘲的方式看待挫折或不如人意,饒舌樂團玖壹壹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社會參與式:歌手張懸積極、認真地面對社會問題,在實事求是地做音樂之際,也參與社會議題,尋求有同樣想法年輕人的認同。

與其說草東沒有派對是找到市場的缺口而成功切入,不如說是有一群年輕世代,認為自己跟上述3種類型都「不對焦」,屬於「覺醒又挫敗式」。

仔細分析這群「覺醒挫敗青年」,多是出生於1980年中、1990年初,年齡層介於20~30歲的世代;他們成長於2000年代後,在2010年代嘗試做些事,卻有志難伸。

他們反映了這個世代一直努力地try,try如何做自己及改變社會,但在過程中卻被社會「踹」一腳,被很多上一代的人潑冷水。

最明顯的例子,是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年輕人因為低薪、高工時、階級分化而感受到「悶」與「無望感」,進而在學運中解放。然而,這場運動結束之後,卻未真的處理年輕人的諸多疑問,使得有期待也參與運動的年輕人感到強烈挫敗,對社會想信任又無法信任。他們的心情,遠比從前任何一種類型都來得複雜。

草東沒有派對並非一廂情願的樂觀,也沒有直白地批判,但也不是什麼都不談,反倒是有點隱諱、介於自我呢喃間,讓很多人有感。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