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以及相關政策更新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與使用條款
作者/周雅淳大家出版 2017-04-07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弔詭的是,單親家庭比較容易打破家庭中性別分工的刻板印象。

二〇一〇年,我在未婚狀態下生了一個孩子。不同於許多人將未婚生子視為羞恥、悲慘的事情,需低調以對,我清楚意識到我所擁有的知識、社會網絡條件及所處的階級,也知道我跟其他類似處境的女人相比,更容易對抗既存的偏見與歧視。

「讓孩子看到母親坦然積極的態度,就是教她對抗偏見歧視的最好方法」以及「如果擁有這種條件都不發聲,那我不知道社會有什麼改變的可能」,在這兩個想法下,我開始有意識地記錄下育兒歷程及相關的社會觀察,並穩定在部落格及臉書發表,也因此結識有類似經驗的個人、家庭,進而進行私人或公開的討論或連結。

理想上,單親只是一種家庭形式與狀態,不應直接被定位為弱勢;但在實務上,單親家庭似乎更容易成為需要幫助的一群人,其共同困境是某種不容否認的社會現實。一般來說,福利或救助制度的設計往往以扶助個別單親家庭出發,但其實,台灣社會預設的性別結構、工作時數、制度設計等,皆以雙親俱備的核心家庭為唯一考量,而這在在成為單親家庭的困境。

經濟困難或拮据,是許多單親家庭的共同處境。在核心家庭裡,就算只有一份薪水,卻還有另一人擔起具有高度經濟價值的家務和育兒工作,而由於單親家庭無法同時扮演「負擔生計」和「日常生活照顧者」兩種角色,所以必須賺更多錢才能涵蓋這兩種需求。因此,「幫助弱勢單親媽媽就業」其實並不是單親家庭的出路,除非能夠生出一份兩倍薪水的工作,否則單親母親很難兼顧家人的生計和日常照顧。

生一個小孩要花全村之力:醫療體系對照顧人力的預設

我的生產住院期間,由於家中沒有照顧人力,因此是由七位朋友排班,在剖腹產手術加住院的一週內輪值照顧我。從正面的角度看,我的支持系統堅強,已經超過一般對於「照顧工作由家庭分擔」的想像;但反過來想,這仍是一種以私人網絡取代家庭關係的狀況,而多少人能夠一次動員七位朋友為妳請假?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