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林保寶康健出版 2017-07-20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當得知爸爸日子所剩無多,我開始用日記與照片如實寫下爸爸每天生活的點點滴滴…這幾個月,我真正在做的也只是這件事:接受爸爸離死亡越來越近的事實。

好友忠義從馬祖打電話告訴我,他父親日前過世。當時我正推著輪椅送爸爸去理髮,便將輪椅交給媽媽,跟朋友說了幾句話。難得回故鄉的他,因為守喪在家待了一個多星期。那是臨海的兩層樓水泥屋,十多年前我初到馬祖時,曾在好友家旁的海灣游泳,睡在屋頂上看星星。

去年我到馬祖時,朋友人在新加坡工作,電話裡朋友要他媽媽送我一瓶自家釀的老酒。還跟朋友的爸媽吃了頓飯,喝了裝在鋼杯裡的老酒。當時已在養病的伯父,雖然自己不喝,仍頻頻要我多喝點。

老酒是馬祖人生活的一部分,款待客人的第一好酒。

回到家,我打電話給好友問他父親最後的情形。「沒有遺憾,」他說。雖然來不及見最後一面,但晚一天蓋棺,朋友終究見了他八十歲的父親一面。大約六、七年前,朋友的父親檢查出罹患大腸癌初期,大多在馬祖海邊的老家靜養,即使已不開船,早上一起床,還是習慣到海邊看風浪。

電話裡好友講述,半年來,幾次他父親病危,他由天涯海角飛奔回小島。兩個月前,好友的父親病況加劇,住進另一小島的醫院。過世前五天,送回家裡,過世時家人在側,朋友說:「雖然還是難過,但沒有遺憾。」近一年沒聯絡,我也告訴朋友爸爸半年來罹患肺腺癌末期的情形。

「多陪陪他,不要有遺憾,」好友說。

為死亡做準備,也是為了活下去在做準備。更多內容詳見林保寶最新作品《充滿祝福的告別》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