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 黃昱毓 四塊玉文創 2017-07-25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只要願意付出汗水,讓自己成為獨立的經濟個體,就可以不依靠任何人,也能為自己的下一步做決定。

一開始我就提過,這趟出來最重要的堅持,就是在過程中保持學習的態度,不管是學英文、學做人,還是學過生活。走到今天,包括菲律賓、土耳其、美國、澳洲,我已經停留過四個國家了,那麼下一步是什麼? 就是我的終極目標—日本。

日本是我最想去的國家,但日語不好卻可能會讓我無法生存,所以在開啟日語模式之前,我認為把最強勢的第二語言「英文」學好,是一件很基本卻重要的事,為此我先去了一些英語系國家,最後才到日本讀書,實現自己的夢想。當初剛考上律師的時候,父母就承諾要讓我到日本遊學三個月,那時我邊寫碩士論文,邊補習了好一陣子的日文,但最後卻因故沒有出發。這在我心中一直是個很大的遺憾。

我曾經以為這一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再到日本讀書,忙碌的工作也讓我幾乎把日文都忘光了。但把日文學好,是我一輩子的職志,從想當律師開始,我就立志要成為一位日文律師。在律師界,日文律師是很可貴的,雖然很多法律系學生在大一時都可能修過日文課,但真正有能力在工作上應用日語的卻很少。律師界可以說是人才濟濟,出自美國名校的更是多不勝數,但英文律師與日文律師的數量卻是嚴重的失衡,這跟美國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取得碩士學位的高報酬率有關。在日本,要花上兩年才能取得碩士學位,甚至名校的老師還可能會要求入學前先當一年的「研究生」(有點像是旁聽生)。對於一位律師,要花上三年才能取得碩士學位的投資報酬率實在太低。所以就算台灣前三大法律事務所時常開出日文律師的職缺,但能夠真正放下一切到日本求學歸國的律師卻少之又少。因此,當一名日文律師成為我的一個不服氣,我想嘗試別人做不到的,而放下一切又是我最擅長的事。不論是幫自己加分,還是實現心底的願望,我都知道必須要到日本一趟。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