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威廉(精神科觀察日記)客座觀點 2017-08-02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30歲前,建議先到職場晃晃,再談喜歡不喜歡,至少有大把青春跟體力嘗試。先熟悉體制才有資格革命,還沒努力過就斷然拒絕,這種行為叫做逃避現實。

最近跟廣告圈的朋友聊起,身邊不乏許多以接案維生的創意工作者,踏出校園第一步選擇做自己老闆,拒絕進入職場。

「要到公司上班追求穩定生活,還是靠才華混口飯,做個無拘無束的自由工作者。」這幾乎是我生活裡的月經題,最常出自年資不到三年的新鮮人,認真問起。

通常我會切成兩塊回答,一是從實際面談人際資產跟工作累積出的資源,二是面對人性黑暗面的處理能力,前者有機會再聊,我想聊的是後者延伸到智慧一說。

發問者多少有著反社會的憤青特質,不喜歡世俗規範,

通常我會建議先到職場晃晃,再談喜歡不喜歡,至少30歲前有大把青春跟體力嘗試,先熟悉體制才有資格革命,還沒努力過就斷然拒絕,這種行為叫做逃避現實。

不功利、不現實是個人選擇,但個性良善的你不能不學著認清現實

猜想我會像一般的勵志文來褒揚唯有進入職場,才能獲得成功,其實沒有。

成功與否並非生存要件,我想聊的是「小人抗體」。

全世界最惡毒的人通常會在兩種場合孳生,一是情場,二是職場,

雖不至於免疫,但只有透過實戰獲得的經驗值,才能防止感染、同化,更重要的是學到在一場又一場如同八點檔的爛戲裡,試著全身而退。

入行頭幾年,我遇上一件刻骨銘心的麻煩事,我跟某位自認是朋友的同行抱怨起工作,在MSN對話裡除了發洩苦悶,還順口飆罵當時同事城府深,在暗地裡耍手段。種種惡劣行為不是人是鬼,成群結黨的惡勢力讓我覺得上班是種折磨。

午餐時間結束,我拎著一杯手搖飲料回到位置,才不到一小時的時間瞬間風雲變色。所有主管桌上都放著一份A4紙,包括老闆,裡頭是剛剛的對話紀錄,赤裸裸地,我愣在原地足足有兩分鐘,當下心想:「死了,這次被陰慘了。」另一波情緒是被背叛,背叛的陰影立刻吞噬掉所有自信,變成極度焦慮。

職場上挨的這一棍很痛,痛到現在都還記憶猶新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