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吳佳珍Cheers雜誌第203期 2017-08-01 圖片來源:
我從小養狗,所以對於電影《十二夜》中描述的、流浪狗被送到收容所「等死」的殘忍真相,一直無法理解。

Q:為何創辦「洗愛浪浪」志工團,為流浪狗洗澡?

我從小養狗,所以對於電影《十二夜》中描述的、流浪狗被送到收容所「等死」的殘忍真相,一直無法理解。即使「流浪動物零安樂死」政策在今年2月正式上路,流浪動物未必變得比較幸福。因為民眾購買後又棄養的情況不減,導致公立收容所超收,部分轉往私人收容所。但是,流浪動物問題的社會責任,不該由少數熱心的「愛爸」、「愛媽」(對私人收容所主人之暱稱)默默付出、甚至散盡家產來承擔!

太多問號在我心中盤旋,直到去年某天和國小同學吳嘉育聊起,才發現我們理念不謀而合,都想為流浪狗做點什麼,而且正好能運用彼此的專長。他創業成立「型男爸爸寵物美容宅急便」,有寵物美容的專業;我是廣告AE,有行銷、說故事的專業。於是,我們就從今年展開了「洗愛浪浪」志工團的計畫。

每個月我們會號召志工,加入為流浪狗洗澡、整理環境的行列,目前已出過6次任務,將近300人參與。

Q:你希望藉此達到什麼目標?

類似的服務社團大大小小加起來不少,我們並非唯一,力量也很微薄,但希望能領著更多朋友,親眼看看流浪動物,打破過去的刻板印象。收容所的狗並不與「髒」、「兇」畫上等號,即使牠們曾被拋棄、對人類有些害怕,依然願意相信人類。若大家的觀念能改變,或許就能讓更多人選擇「領養代替購買」。

Q:怎麼解決社團運作資金的問題?

我們不接受金錢捐贈,多半是自掏腰包;用量較大的洗毛精,則由我去拉贊助。因為工作關係常常要向客戶提案,寫企畫書對我而言是家常便飯,志工團成立之初,就用不到2小時時間完成了企畫書。我透過圖片及文字來說故事,引起對方共鳴,進而對提案埋單。與企業溝通贊助時,我也會站在公關的角度思考:他們能獲得什麼?例如拉抬品牌、投入CSR(企業社會責任)等。

Q:每月耗費一個下午、甚至一天給流浪狗,你得到的回饋是什麼?

真正感受到的是「施比受更有福」,雖然這句話很老派(笑)!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