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閔聲Cheers雜誌第204期 2017-09-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房價還是高得嚇人,以年輕族群為主的無殼鍋牛,只能暫時棲身租屋市場「借殼」,繼續朝人生目標邁進。 但受到市場結構與資訊不對稱的影響,租屋壓力也日漸沉重,要找到一個安穩舒適的空間似乎愈來愈難,只能無奈犧牲生活品質,選擇頂樓加蓋、甚至「陽台雅房」,想住進市中心蛋黃區的好房子,像是種奢求。在不理想的大環境裡,除了期待政府介入,或是逼自己快速成長、早日擺脫「借殼」宿命之外,還有什麼方法能實現心目中的居住正義?

近年政府調高房屋稅,有人質疑會讓屋主增加持有成本,並轉嫁給房客,推論出「打房反而苦了租屋族」。但張金鶚認為,這論述正是典型從「買房本位」出發。他強調,台灣房屋持有成本確實太低,政府健全房市政策也沒錯;重點是抑制炒房之外,應思考如何讓租屋市場更有效運作,畢竟租屋者普遍比買房者弱勢,更需要政府照顧。

為建立更透明有效率的租屋市場,政府陸續推出「社會住宅」與「包租代管」方案。前者是由政府興建新的住屋出租;後者則是政府整合市場既有屋源,扮演二房東,供應租屋需求。

「未來,台灣的住宅需求趨勢可能類似日本,租房子的人愈來愈多。政府建立代租平台,對健全租屋市場絕對有幫助。」黃舒衛指出,政府以租稅優惠及保障管理鼓勵屋主參與包租代管,比興建社會住宅更有效率;政府帶頭揭露租屋資訊,也將促使民間屋主改善租屋品質,讓更多年輕人擁有尊嚴合理的居住環境。

回歸現實,既然房價很難在短期內回到一般所得者可負擔的範圍,租屋仍舊是相對理性實惠的選擇。除了期待政府整頓租屋市場,租屋者也可試著讓資訊盡可能呈現在陽光下,或許有一天,就算買不了房,居住也可以不再委曲求全。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