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楊竣傑Web only 2017-09-11 圖片來源:世大運組委會、廖祐瑲
29日的亞運男子兩百公尺決賽中,楊俊瀚以0.001秒差距,不敵日本跑者小池祐貴,摘下銀牌。(8月30日更新)

楊俊瀚高一時參加青年盃100公尺賽事,不再站在頒獎台最高處,而是低了一階掛上銀牌。他記得很清楚,完賽後,他看看天空,心想:「就這樣啊?沒拿金牌也沒什麼啊,又不是世界末日。」原本求好心切、鑽牛角尖的心結,不再困擾著他:「名次不是唯一,贏了自己比較重要,好好享受比賽吧。」

帶著這種心態,楊俊瀚決定按部就班找到屬於自己的節奏,每一次都和過往的自己對話,從「衛冕者」寶座走下,當自我的「挑戰者」。這一轉念,楊俊瀚高中3年在全國、亞洲和國際賽事屢創佳績,今年7月更在印度舉辦的亞洲田徑錦標賽贏得200公尺金牌,是台灣選手在亞錦賽史上的第一面短跑金牌。

帶著極佳狀態進軍世大運,楊俊瀚就在首場賽事,替自己在台灣田徑界留名。8月24日晚間,台北下著毛毛細雨,台北田徑場跑道濕滑,卻沒有阻擋楊俊瀚創紀錄的決心,他在100公尺準決賽就跑出10秒20成績,不僅以分組第一晉級決賽,更打破全國紀錄。

「那時有點開心,因為超越自己,而且狀況很好,所以只想趕快上場,」楊俊瀚等待決賽時很興奮,陶武訓趕緊利用短暫1小時加強楊俊瀚的起跑,「我覺得他奪牌機會很高,只是什麼顏色的牌子,」陶武訓說。

壓線後的內心小劇場

帶著高昂士氣與信心,楊俊瀚緩緩走向起跑區,動動手腳試著不讓身體冷掉;雙腳踏在起跑架上,楊俊瀚試著在腦中模擬起跑後10公尺、50公尺與最後20公尺的畫面。屏氣凝神,當裁判鳴槍後,他跨出第一步。

那一刻,他知道:「有機會贏。」

「我起跑時,大概就知道有希望,因為眼角餘光只看到南非選手,但又不想太高興,」楊俊瀚談起自己壓抑興奮心情的那一刻,不禁大笑出聲。但實際上,當他壓線後,卻沒有絲毫高興神情,反而神情嚴肅地降速,等待結果:「我壓線後就跑到螢幕前,一直想:『如果是南非選手先壓線怎麼辦?我都已經創造紀錄了,不會那麼倒楣吧。』」

「我就一直等,一直等,直到聽到全場歡聲雷動的歡呼聲,我想:『應該是了吧,這種歡呼一定不是第二名啦』(大笑),那時我才敢抬頭看螢幕,看到自己第一名,真的……太高興了,開心地大吼,」講起那10幾秒內腦中電光石火閃過的「小劇場」,楊俊瀚依舊興奮不已。

把「台灣最速男」丟掉,重新起跑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