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陳愛鈞、吳繢杉Cheers雜誌 2017-09-15 圖片來源:陳應欽
有「Power錕」之稱的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李錫錕,多年觀察發現,很多人讀完大學覺得困惑,所以考研究所,沒想到念了以後,反而出現更多困惑。究竟是怎麼回事?

※ 精算22歲生涯抉擇、把握兩年黃金期讓「學力」從A到A+:2019最佳研究所指南

台北市有「柯P」,台灣大學也有一位「錕P」。這位號稱「台大最狂教授」、「台灣最知名高齡網紅」的人物,就是在台大授課40年的政治學系教授、有「Power錕」之稱的李錫錕。

70歲的李錫錕,早年曾經代表國民黨參選台北縣長,僅以4千多票的微幅差距,敗給當年的民進黨候選人尤清。不過這段爭戰百里侯的歷史,年輕人已經相對陌生,現在鄉民狂推的「錕P」,可是觀點辛辣、說話犀利幽默,又擅長運用深厚的政治哲學基礎結合新世代語彙,每次針砭時事、發表評論,都讓人又好笑又叫好,在網路上掀起驚人的分享轉發潮。

說李錫錕是「名句製造機」,絕對不為過。對台大學生,他說:「你們帶著血腥的雙手進台大!你們壟斷了其他9萬7千人進台大的機會!你們大大方方地進來,一進來還給我睡覺,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對愛情,他說:「你泡妞,又愛妞,又不娶妞,你在搞什麼?」

對親子關係,他說:「不要讓爸媽把你當成他們的獵物,因為獵物的命運只有兩種,一種變食物,一種變寵物。」

對人生的渴望,他說:「作夢不值錢,擁有讓夢實現的生命信仰才值錢。」

金句太多的結果,讓學生自發性地幫他建立Facebook粉絲專頁「Power錕的紙牌屋」、PO「政治概論」的上課影片,按讚數已高達48萬。

世代間的溝通和價值落差,對他完全不是問題:「我常常講出跟企業家一樣的話,可是我講的話,他們(指年輕人)會聽,因為他們感覺到我是他們的朋友,」李錫錕笑著解釋:「不是我的外型像年輕人,是我的靈魂不分年紀。靈魂就是不屈服,靈魂就是追求卓越,靈魂讓生命更亮麗。他們感受到我靈魂的力量,而不是肉體的差異。」一長串類比句說起來臉不紅氣不喘,字字鏗鏘有力,「錕P」的語言魅力展露無遺。

採訪李錫錕這天,已靠近暑假的尾聲。他一開口就說,9月初大學開學後,要去對研究所新生演講:「我現在也在煩惱要講什麼。」教書這麼多年下來,他愈來愈發現,很多人讀完大學後覺得困惑,所以來考研究所,沒想到念了以後,反而出現更多困惑。

究竟是為什麼?和「錕P」的對話,就從這個問題開始。

Q:「因為困惑所以去念碩士班,念了以後出現更多困惑」,為什麼有這樣的觀察?

研究所設計的目的,是補足大學部不夠的專業訓練。大學的重點,本來是培養一個人「尋找靈魂的力量」。英文中的“aptitude”叫性向、天賦,透過大學找到自己的性向後,接下來產生態度“attitude”,有了attitude,朝所愛的方向去奮鬥、打拼,最後才會帶來高度“altitude”。

問題是,我們的大學太著重在訓練、培養一技之長上,所以醫學系學生可能對行醫一點興趣都沒有,財經系學生可能也沒有變成大老闆的雄心壯志,只想當個高薪的上班族。

因為缺乏喚醒學生靈魂的課程,大學生糊裡糊塗地培養專長,卻不知道自己的性向。等到選研究所時,迷惘繼續存在,只是透過讀研究所延長了面對現實的「攤牌時刻」:因為很徬徨,所以盡量拖。本來今天要面對自己,可不可以改明天?可不可以改後天?

這個狀況下,你說我們的研究生會用功嗎?天曉得。但要不要念書呢?要,因為至少多個履歷表上的外在條件。可是這樣快不快樂呢?不快樂。人啊,只要不是從靈魂深處做出的選擇,一定不會快樂的。

Q:所以,在大學畢業當下,如果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歡什麼,或者對「靈魂深處的選項」很模糊,你會建議先不要讀研究所?

對。當人不知道自己愛什麼時,另一個好方法是,你先知道你恨什麼,先用排除法。所以去歷練、去找,你會發現「啊!這個很討厭」、「啊!這個有一點喜歡,有一點討厭」。繼續走,發現「這個有一點味道了」,那可能就接近你愛的了。

Q:另外一種出發點是,讓研究所做為大學學歷的「加乘」。既然跨界愈來愈重要,到研究所選擇另一個領域,和原來的專業搭配,也是一種能力加值的策略?

對,但是這裡面的「我」還是很重要,這個沒有找出來,所謂跨領域,只是增加選擇上的徬徨,更分散你的能量,最後變成我們常說的「什麼都懂,什麼都不精」。

就算你是為了「加值」,前提還是先找到“aptitude”,再朝“altitude”邁進,這個加值才有用,否則不過是學歷的加值,並不是本領和心態的加值。

美國的職業軍人要晉升成將領前,都要去國防大學(National Defense University,前身為National War College)接受訓練。這個學校很難進,但進去以後,你知道他們的要求是什麼嗎?我透過媒體看到,學生每週必須讀900頁的書,包括戰爭的歷史、領導,甚至於相關的文學作品,最後才能成為真正的“general”(將軍)。而general的另一個意思也是「通才」,這就是所謂的跨領域。

Q:要釐清心底的聲音,找出「靈魂深處的選項」,有沒有比較有效的方法?你自己的經驗是什麼?

很難。我從讀大學開始就很惶恐:平常我根本不會去讀教科書,為了應付考試才讀。讀那些,我知道不是我要的,那我要什麼呢?

我開始去找,我發現我對軍事、鬥爭很有興趣,所以台大圖書館裡面,那些有名的將軍的回憶錄,我都去借來看。

那時候,大部分同學就兩個選擇:一個是希望讀博士當教授,另外一個選擇是做生意,去當上班族。我對這兩個都沒什麼興趣,而我又怎麼可能去當四星上將?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在這個狀況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當時就有個Power錕寫書,我早就得救了(笑)。

不過,至少第一步我知道我不要什麼;我要的,就瘋狂去找。找的方法也不一定只限於在圖書館,看小說、看電影、跟人接觸,其實都是在找。跟幾個不同領域的人一起聊天,如果想跟他聊久一點,因為他的話題吸引我,就感到靈魂深處好像有一點聲音在叫我。

看電影也一樣。有些電影,我根本看不下去,像企業家的電影,再怎麼成功,我一部都沒看過。可是,《敦克爾克大撤退》我就非看不可,《中途島戰役》我一定要去看。只要是跟戰爭有關的片子,我沒有一部沒看過。這就是去找靈魂的火苗,先找到才能點燃。

靜下心來給自己一點空間,看電影、或是看一些文學作品,只有孤獨和自省,才能找到靈魂的力量。在嘻嘻哈哈或KTV中要找回自己的靈魂,這是不太可能的。

Q:關於具體能力的培養,例如獨立思考、解決問題……,為什麼你都沒有提到?

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了,還思考什麼?what you are都不知道,how do you do it?

先有why才會有how。一個想打仗的人不會去看《金瓶梅》,他會去找跟勝利有關的書,一定去看《孫子兵法》。所以,先找到自己,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只是我們的教育體制中,對靈魂探索的課太少。

國外的研究所不像我們都是年輕人來念,很多人都年紀大到禿頭了,照樣來念研究所。這是很健康的一件事,因為他們是出於「選擇」來念,知道自己要什麼。

Q:除了學位之外,就讀研究所期間,你建議一定要得到的是什麼?

就是剛剛講的,aptitude。

電影《特洛伊:木馬屠城》中有一幕,女巫問希臘第一勇士阿基里斯:「你為什麼選擇當一個戰士?你不是殺人就是被殺。」阿基里斯回答:“I did't choose to be a warrior, I was born a warrior.”他說自己生下來就是戰士,這是他的天命。你看,這是多高的境界。就業幾乎是每個人成年後的第一個壓力來源,所以對就業的思考是很重要的,但是,不要讓就業把自己的靈魂拖到不見。

※ 精算22歲生涯抉擇、把握兩年黃金期讓「學力」從A到A+:2019最佳研究所指南

關鍵字: 研究所 Power錕 李錫錕 生涯 網紅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