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Bonjour我的巴黎情人駐站作家Web only 2017-10-16 圖片來源:Bonjour 我的巴黎情人
親戚和鄰居總跟我爸媽說:「女兒好像沒有兒子那麼厲害,但沒關係,女孩子不用那麼會念書!」我爸媽總是很堅定的回答他們:「我們家的孩子,都一樣優秀,沒有誰比較厲害。」

我跟我姐是很不一樣的兩個人。

在台灣讀書至上的教育體制裡,我走得非常順利:念了台大,現在在香港投資銀行做前台的工作。親戚和鄰居總跟我爸媽說:「你兒子真的是菁英,好厲害喔!」

我爸媽聽完總是微笑不語。

我姐跟我不同,在讀書的道路上她大概完全看不到我的車尾燈;她的心思從來不浪費在念教科書上,所以考試時結果總不盡如人意。

親戚和鄰居總跟我爸媽說:「女兒好像沒有兒子那麼厲害,但沒關係,女孩子不用那麼會念書!」

我爸媽總是很堅定的回答他們:「我們家的孩子,都一樣優秀,沒有誰比較厲害。」

然而在這個學歷至上的社會裡,我媽偶爾還是會為我姐而擔憂,但我爸總是請她不用擔心:「妳不用擔心姊姊,她一定會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小時候聽到我總覺得我爸是瘋了嗎?

因為在我眼裡,我姐就是一個隨時都在減肥,為了瘦腿一天抬腿五、六個小時,每天在房間裡看日本雜誌Vivi練習化妝,整天感覺無所事事,不知道在幹嘛的女生,這樣的人真的有辦法成功?

而我不是唯一一個這樣想的人。

我姐從小就不受老師喜愛,尤其在那個還有髮禁和服裝儀容檢查的年代,即使我姐不過就是留了頭長髮到學校上課(甚至沒有化妝或是染髮),所有老師都像恨透了她一般對她說:「妳是以後要去做妓女嗎?」或是「妳打扮成這樣是要去勾引男人嗎?」等等,用最難聽的字句羞辱她。

有時候,我會在學校的走廊看到她正在跟班主任僵持不休,女老師彷彿我姐搶了她老公一般的憤慨,但我姐就是站在那裡,眼睛或許噙著淚水,因為她總是會感到委屈,但她從來不打算屈服,明天過後,她還是同樣的頭髮、同樣的造型,出現在學校裡。

那個時候,我才開始理解為什麼我爸總是相信她有天會走出自己的路。

我姐是一個非常堅持的女生,做什麼東西都是全力以赴,不管是愛美,或是愛情。

別人減肥只是說說,但她不是。懷孕胖了快三十公斤,原本以為她大概永遠都回不到苗條身材,但沒想到某天她傳來照片,身材早已恢復,甚至比以前更好。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