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楊竣傑Cheers雜誌第206期 2017-11-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在勞資關係中,沒有人一定是真正的「惡魔」。受一例一休衝擊經營的中小企業主,及帶著滿腔理想進入職場的年輕人都是滿腹苦水。《Cheers》雜誌讓勞資隔空對話,道出心聲之餘,也試著理解彼此的無奈。

老闆現身說法

企業少了彈性、多了成本,沒人是贏家

陸友纖維工業總經理魏平儀

我們成立於1966年,自有品牌「琨蒂絲」是全台市占率最高的絲襪品牌,生產超過2萬種商品,每年打造2,000種新商品,是相當仰賴人力的傳統產業,所以受《勞動基準法》修法的影響很大。

政治削弱台灣企業「彈性」優勢

以往工廠內的勞工多被稱為藍領階級,他們可能學歷較低,不清楚自己的權益,所以要以嚴密的法律保護。法律的目的原應是規範基準勞動條件,但因台灣選舉多,立委為討好勞工,開出很多支票,全部丟進《勞基法》,結果「基準法」變成「福利法」。

這種法令不只中小企業難完全合法,大企業、國營企業、政府都不見得能做到。但以往未嚴格執行,所以多數公司當成「參考」,各自制定工作條件,向來相安無事。

直到去年修法,政府嚴格執行《勞基法》,限制工時、加班費,企業為維持生產力,必須增加1~3成的人手與成本;政府認為這樣可降低失業率並改善勞工待遇,是一石二鳥的法令,但從企業角度來看,根本是「腦袋壞掉」!

年輕人願意進工廠上班嗎?臨時要補1~3成員工,根本不可能。早期我們的員工有850人,串聯周邊的衛星廠後,本廠約維持250人。但近年離職率高,剩下不到200人,在勞工休假增加又限制工時下,往往我有訂單但貨也根本出不去,因為沒人做啊!

台灣企業最強大的優勢是「彈性」,可以針對小訂單加班、大訂單排2班制,彈性的生產排程向來是一大競爭力。一旦勞工為了大訂單做到天亮,就會讓他們馬上補休,也會視員工年紀與身體狀況調整,增加加班費,休假也不會少。

但現在休假日加班費是平常的2.66倍,根本吃掉利潤;加上找不到員工,訂單一直延遲,6、7月的訂單至今仍未出貨。立委跟坐在辦公室的官員絕對無法理解我的危機感。

除了企業面臨「存亡之秋」,「一例一休」簡直讓勞資陷入前所未有的猜忌,甚至各縣市政府勞動檢查員都鼓勵員工對雇主「發動戰爭」。

雙方猜疑,弱勢勞工最倒楣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