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女強人v.s.強女人,哪一種更快樂?

能坐在這談成就、談困境,或許已是種幸福

世上從來沒有太平盛世,也沒有烏托邦,每個世代都有自己的成就課題。身為七年級生,只期望能齊力寫出一段破繭而出的故事。

我今年34歲,沒闖出什麼事業,也沒成家。面對過年的「長輩問話」,我已有一套自處的方式。他們如果問我「為何還沒結婚?」我會回覆:「舅舅,那您要介紹對象嗎?」;如果問我「為何沒有考慮買房?」我會答:「姑姑,那您要幫我預支頭期款嗎?」若問到「為何還沒生小孩?」我會說:「孩子的教育費,我只準備到幼稚園,阿姨您要贊助他小學、中學、大學的學費嗎?」

我常在想,這些掛在親戚嘴上的問題,究竟是想和我認真討論,或只是種關心?

如果只是關心,其實也可以問我「穿得暖不暖」、「年夜飯有沒有吃飽」就好,根本不用把社會定義的「成就」全都牽扯進來。

面對這種場面,我選擇順著親戚的話往下聊,久而久之,他們也覺得自討沒趣,這些問題便不再對我造成困擾。

我鍾情政治學。不過,成為政治博士生這9年來,我遭遇的挫折和轉折,足以拍成一部電影。

回顧選填大學志願時,其實不曉得自己以後要做什麼,就填些熱門、容易找工作的科系。我本以為會錄取法律系,結果誤打誤撞進了企管系。

進到一個主流科系,我更意識到自己是如此「不主流」。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某次上課談到股票分紅,全班同學聽到那樣的高額利潤,異口同聲地「哇」了一聲。大家都想追求,我卻一點興趣也沒有。

大學畢業後,如願考上政治研究所,我才覺得自己終於掌握理想中的目標。在課堂上,面對政治思想家的著作,我有足夠的能耐,一本接著一本啃,我知道這是我真正喜歡的領域,也下定決心攻讀博士班。

我相信「政治」是門重要的學問,但這項專業在台灣的出路狹隘,讓我日漸徬徨。曾經,我最嚮往大學教職,但那是條滿布潛規則的窄路:私立學位拼不過國立的,本土博士比不上喝洋墨水的,做質化研究遠不如量化吃香,偏偏我始終沒走在主流路上。再加上少子化衝擊,國內大學教員遇缺不補,除非離鄉發展,否則根本沒位可卡。

博士班第5年,我花了一年專心寫作,論文仍無法開題。所謂「三十而立」,當我發現自己年已三十,卻什麼事都立不起來時,便不自覺地陷入迷惘,思考人生是否要轉彎。

成就的格局,縮成安身立命

於是,我休學了,同時開始考慮從政可能性。我對兩大黨都沒興趣,即便有很多立委、議員的助理缺額,我仍決定加入小黨,也曾經參選。畢竟我都讀了政治,也認為自己準備好了,可以貢獻所學。可惜,小黨終究無法在台灣的政治圈內發揮影響力。政黨倒閉後,為了討生活,我做過保險業務,發現自己不是吃那行飯的料,轉而投入保全工作。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陳俊廷

AI時代領航者 新經濟的獲利模式

陳薇雅

全球100萬人都在用的Points of you優勢工具,ICA亞太區策略長帶你找到優勢

生涯顧問

陳威任

26歲成為保險業最年輕處經理,39歲帶領143位業務的超級戰將

林倩如

從外商銀行轉戰生命產業,連續10年破3億的業績總冠軍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