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女強人v.s.強女人,哪一種更快樂?

如果人一定要死,我希望別讓菲傭幫忙換尿布、全身插些有的沒的管子

  • 陳又津
  • 印刻
  •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這是一部給台灣高齡社會的黑色喜劇,也是一場給年輕人的死亡預演。探問死亡是什麼?有人活著,但不如死去;有人死去,但宛如活著;生與死的界線模糊不清。

#跨界通訊
#人類歷史上最多老人的時代來臨
#台灣高齡社會的黑色喜劇
#書編覺得很幽默又淡淡的哀傷

我穿上最好的西裝,整理領帶,口袋放好榮民證。人變瘦了,褲子腰帶繫到最後一個洞還太鬆。百頁窗的陽光斜斜射進來,我看看外面,沒有任何值得留戀的人。反正人老了,認識的人也都死得差不多。我把拉繩套上脖子,接下來就能跟我那些兄弟相聚。空氣逐漸稀薄,鞋子掉了,但我也沒辦法,就讓第一個發現我的人幫我穿好吧。靈魂往地獄的方向墜落,淡黃色的往生被輕輕地飄到我身上。

第一個發現我的人是印尼看護。

「伯伯你怎麼了。」眼睛大大的她檢查我的呼吸。

「沒什麼,我以為這是調整脊椎的帶子。」我說完,自己從窗簾底下爬出來,就像當年聽到戰爭結束從壕溝爬出來的時候一樣,腳步搖搖晃晃,扶著牆壁才有辦法前進。但我更怕醫院要我賠那個窗簾架,一套大概不便宜。

醫院病人常常說:

「我想回家。」

「如果我能出院,我要吃蝸牛炒飯。」

「如果可以出院,我要去台東養老。」

「如果可以出院,我要去泡溫泉。」(雖然可能心臟病發。)

「如果可以出院,我要去雷射老人斑。」(雖然可能誘發癌症。)

如果人一定要死,我希望別讓菲傭幫忙換尿布,按摩身體,全身插些有的沒的管子。

我走下樓梯,整個醫院大廳,穿著條紋睡衣的老人連著尿袋或點滴在原地打轉,年輕的家屬哭了,刻意降低音量的哭聲,讓我也想哭。人一住進醫院,身體就不像是自己的,尤其是進了加護病房,頭髮一律被理成平頭。醫生護士一來,不是問候你好不好,是看你手環上面寫了什麼,還有床腳那張寫了姓名、病名的紙。點滴瓶上貼著標籤,一大堆看不懂的英文,只能相信打進自己身體一定是對的藥。

大家都很忙,只有病人閒著。醫生總是說,我們會全力搶救!結果明明簽了放棄急救同意書,知道救活了也變成植物人,還硬把人從鬼門關前搶回來。搞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身體連著手環、輪椅、點滴架、氧氣瓶。

總之,這種事我看多了。

沒意思,活著真的沒意思。

這醫院的冷氣是要冷死人嗎,不病都給冷出病了。護士走來走去,我覺得自己像石頭擋路,但是要快也快不起來,老人可憐啊。

跟護理站小姐借把刀,護士說,「老人家拿刀危險,北杯你要切什麼?」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陳俊廷

AI時代領航者 新經濟的獲利模式

陳薇雅

全球100萬人都在用的Points of you優勢工具,ICA亞太區策略長帶你找到優勢

生涯顧問

陳威任

26歲成為保險業最年輕處經理,39歲帶領143位業務的超級戰將

林倩如

從外商銀行轉戰生命產業,連續10年破3億的業績總冠軍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