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威廉(精神科觀察日記)Web only 2018-03-12 圖片來源:IG:williamtseng0509
過完農曆年,從如臨大敵的尾牙表演中存活,在領完年終後,該去該留的鬼打牆問題,繼續糾纏著不少苦勞朋友。要談離職可以有千千百百種面向,起心動念就是一個章節,鋪陳時機又是一個章節,最後怎麼開口、而態度要如何全身而退,這都大有學問。

我們這代人最怕被說是草莓族,世道很差加上習慣用好勝心來掩飾的台奴性格,調職、減薪、增加工作量,甚至煽動同事排擠這類的職場奧步,很難真的把一名員工從職場逼退,頂多是讓他討厭上班,工作效率變差,開始產生應付心態。

真正會「切心」的是合作默契消失,不管是公司不信任員工,或是員工自己不信任公司,都是。

前後待過七家公司算起來我是離職老手,要談離職、談全身而退,可以從小年夜聊到初五都沒問題,每個人的職場問題多半大同小異,我通常不會幫忙做決定,最常提醒的是溝通技巧,以及如何把問題處理得盡可能完善。

回顧每段職場關係結束時的自己,我發現最常犯的錯誤是肉身離職,三魂七魄的三魂還留在舊公司,導致魂不守舍,這段所謂「卡到陰」的時間長短,取決前份工作投入多少時間跟精力,就得花多少時間恢復。

在這裡,我先出清一件親身經歷的職場黑事,這件事壓在心底好幾年,疙瘩一直存在。

某年我早早把年假排定,趁著截稿一結束就立刻飛往京阪度假,休假前看到同組同事焦頭爛額,便很有義氣的要分擔工作,出國前一天我自告奮勇接下封面造型,拍攝順利完成,把工作交代完畢就甩開一切去享受假期。

八天後回到台灣,飛機一落地便收到同事內線,關切休假前的拍攝是否有出狀況,一聽就知道出大事,顧不得大半夜的我先聯絡當天在場的其他同事,試圖還原經過,這才知道拍攝收工當晚,某位女星向經紀人泣訴在整理服裝的過程中,造型師(我)撕下她的胸貼導致走光。

當下聽到非常震憾,震撼這等無稽之談的靈感究竟從何而來,我還笑著反問電話那頭的同事:「你覺得有可能嗎?現場工作人員至少有十個,要是眾目睽睽之下故意撕她胸貼,還有辦法等到她回家哭訴才被發現嗎?」

「我也這樣覺得,可是在你出國期間,該位女星透過經紀人轉述內心崩潰,收工之後說她哭了一整晚,心情沒辦法平復,要求公司道歉並做出表示。為了止血,當下我們主管已經代替你向對方致歉,這兩天主管跟老闆在談懲處,先偷偷跟你說。」負責主導拍攝的同事口氣無奈。

隔天一場面談,從主管不願聽我說明經過,提到要跟藝人當面澄清便處處阻撓,嘴巴說很無奈,可是連柯南辦案的步驟都跳過,直接告知我有罪。沒一會兒就看懂他在玩什麼把戲,看起來是鐵了心要黑我,憤怒跟委屈同時湧上,不曉得是要先難過,還是要先生氣,平常的直率全軟腳,這時候我多希望天空下起一場六月雪,為我一吐冤屈。(同場加映:30歲前不咬著牙到職場走一遭,你很難得到「小人抗體」

並非頭一回撞上職場黑幕,這段職涯我自認刻意謹慎,畢竟當時陷入轉行的糾結迴圈,正因前方茫然所以決定且戰且走,凡事以退為進,盡可能逆來順受穩穩地做。

可是工作條件再差,都敵不過信任感破滅,自己跟公司跟團隊,甚至主管、同事間的信任消失,才是讓人決心不留的原因。

信任感消失的下一步,絕對不可能是好聚好散,形式上或許會,心裡肯定不會。

胸貼風波所幸在資深同事暗中幫忙,由大老闆出面喬事,我才得以保住這份工作。前陣子跟朋友聊起這段不愉快的工作經歷,心裡還是憤恨不平,自認不是清高到面對爛事可以完全沒關係的神人體質,反之,這些我口中的爛事,卻在往後幾個月裡起了負面作用,越滾越大。

黑鍋事件過去,從不被信任轉變成不信任整個工作環境,可以用荒腔走板來形容工作表現,只要想起這件事就焦慮到夜不成眠,沒多久我還是離職了。

說出這段經歷,並不是要求同情,而是離開一份工作需要力氣,更何況是不歡而散。包括我自己,在灑脫走出前公司之後,其實「心」還放在舊位置。

離職初期喜歡跟老同事聚會,順便更新前公司八卦,那些陷我於不義的同事活得可否安好,報應究竟上門了沒。

到頭來我讓自己在已定的局面裡不斷攪和,花太多力氣討厭這些早不存在生活周遭的人,忘記失敗的職場經歷不是終點,舊人舊事持續影響心情,就算很快銜接到新工作,只要一天不「清空自己」,就沒辦法真的重新開始。

從決定要離職的那一刻起,接下來要做的努力都要跟更好的未來有關係,怨懟跟憎恨是變相的留戀。

九月底離職,經歷三個月的崩潰迴圈,熬過包不出紅包的年假,這一大段時間我自閉得可以,很少跟人群接觸。某天,我翻出一只裝有舊公司雜物的塑料箱,裡頭有個小盒子裝著幾張原先貼在隔板上的紙條,有祝福、有打氣也有同事回饋的感謝。念頭一轉,開始為下一份工作做準備,先設定好網路媒體的領域,朝著管理職的方向走去,重寫一份履歷、自傳,順便好幾年沒更新的作品集。

滿腦子只想著要有一份工作能符合職涯規劃與期待,遠景、穩固的信任關係跟好一點的待遇,而前提是我得把自己準備好,調整到最佳狀態。三、四月過得特別充實,積極找尋機會的同時也取捨出新的方向,五月份我的下一步就出現了,到台灣一家規模不小的原生網路媒體公司正式報到,從被職場拋棄到重新找到位置,足足有八、九個月的時間飄飄蕩蕩才又靠岸。

我在蔡壁名教授的《勇於不敢 愛而無傷:莊子,從心開始二》裡頭讀到一段話:「自狀其過──對於自己的過失,學習不辯解;面對盡心、盡力仍無法改變的事,練習安然接受。

從決定離職到銜接下一份工作,這大半年花了不少力氣調整自己,恢復原廠設定,像是一場繞遠路的旅行,我這才學會逼自己往前看,起身去找更好的風景屬於未來。

(作者為前雜誌主編,曾任職多本時尚雜誌、網站,在入行第11年切換到省電模式,偶爾以複合式時尚人士身份出席活動,正在寫一本沒有終章的《精神科觀察日記》。)

(本文原刊載於Psycho.doc精神科觀察日記>>>新書《最後下班的人,先離職》悅知文化出版)<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關鍵字: 離職 人際關係 溝通 職場 工作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