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黃大米寶瓶文化 2018-03-16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你很清楚這裡是抵達目標的「中點站」,不是你夢想的「終點站」。

「來來來!我們來點唱這首〈白觀音〉(台語),祝福我們阿米啦!噗仔聲催蕊……催蕊……」

卡拉OK大螢幕上跳出小白點,前輩芳姊走上舞台,開心地唱起〈白觀音〉這首歌,「別管以後將如何結束,至少我們曾經相聚過……」靠夭啦!什麼白觀音,歌名明明是〈萍聚〉。

這是我在宜蘭地方電視台工作的最後一晚,電視台的攝影大哥、助理加主持人一群人幫我辦歡送會,地點是農田中間的投幣KTV。

那是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得到了夢想的第一枚「銅幣」

當時才二十多歲的我,念的不是傳播科系,卻很想當「傳播妹」。為了跨行搶飯碗,哪裡有機會,我就往哪裡去。記得從台北到宜蘭面試時,人生地不熟的,我拿著地址搭計程車才能有禮貌地準時抵達。

沒等多久,時尚又漂亮的總監走進面試的辦公室,大大的眼睛像是在審視玩具一樣地看著我,問:「你投的履歷是應徵記者,但我們記者都補滿了。現在有缺主持人,你要不要?」

要要要!我要我要!統統都可以,絕對沒有問題!我內心喊了一百個「我願意」,千言萬語最後化約成一個簡單句:「嗯!好,我要。」

總監立刻轉身往樓上走去,俐落地朝我揮手示意,明快地說:「走,到攝影棚試鏡。」

試鏡?那是什麼?她懶得跟我解釋太多,一個口令、一個動作。要讓菜鳥最快學會飛翔,就是不顧死活地把他推出去,看他如何求生。

「你就坐上去那個台子,看著攝影機,我喊:『五四三二一,說話!』你就開始說。我沒說停,你不能停。」

聽著她的指令,我彷彿被按下了啟動鈕,滔滔不絕地說著:「我是黃大米,××系畢業,我們這個系念的是公共政策、政治學、組織行為,畢業後可以考公務員,女生可以當官夫人,如果你沒有走這兩條路,你花四年念這些都沒有用喔……」

延伸閱讀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求職/轉職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