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威廉(精神科觀察日記)客座觀點 2018-04-18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歲月硬生生把我催熟,熟到不再害怕寂寞、害怕孤獨而強迫自己社交。人際減法的年紀已到,更明白交朋友是挑選,而不是搜集。

每年差不多年底的時候,我會開始趕在聖誕節前寄出手寫卡片,維持習慣大概有四、五年了,是到去年碰上歐洲行順勢停了一年,改由訊息祝福。

年末是該回顧,當我打開一份存有親密好友的收件方式的文件檔,發現有好幾個人名在這兩年間,離開我的核心生活圈。

記得15年初跟幾位老友相約到曼谷跨年,一回國就發了一封快兩、三百字的訊息,刻意收斂指責跟情緒字眼,最後不忘祝福與珍重。接著毅然決然刪掉對方的聯絡方式,包括臉書跟通訊軟體。

週遭的人急忙勸和,嚷嚷著相識多年,吵完就沒事,都知道對方個性就盡力包容,朋友還是要當,問我為什麼的反應如此激烈,需要鬧這麼大,擺明絕交的態度如此堅決。

在人際關係裡自己老是被包容綁架,彼此不合適卻一味忍受,就因為一句「我們是朋友」。

當初形影不離,去到哪個場合都說好同進同退,緊急通話鍵設定成對方號碼,也曾經是摯友跟室友,第一次出國時不是地獄旅伴,而且彼此有將近十年的感情基礎,同屋簷的生活整整四年。後來因房東漲租金才搬離同住的房子,各自往理想生活走去,再聚首就是跨年行。

我淡淡回說:「你說的沒錯,朋友也是床頭吵架床尾和,可是我不想要這個朋友了。」聽起來很冷血,但原因是整趟旅途中間有幾次激烈爭吵,他六親不認的把我往死裡罵,翻舊賬不夠,還跨越底線猛戳痛處。當下我選擇沈默並試著沉澱、理性以對,不想被情緒牽走而失去判斷能力。因瞭解換來傷害,才是讓人真正難過的點。

回國後的幾個晚上,腦筋裡老轉著同個問題:「朋友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最後理出答案,現階段的我需要的是摧毀不了的安心感。如果感受不到,表示這個人沒有走進心裡,不想強留。

於是失和不再和好,成為年過三十處理人際的灑脫態度。中間和事佬開始細數他的優點,例如幽默、直率跟善良,試著軟化僵局,可惜此刻我通通無感。

不是不要這個朋友,而是不需要了。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