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12期 2018-04-25 圖片來源:廖祐瑲、龍應台提供
龍應台,1952年次,作家、文學學者。台灣高雄人,祖籍湖南衡山。畢業於國立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獲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學位。為台北市首任文化局局長和中華民國首任文化部部長。各種著作對華人世界有深刻影響,最新一本為《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

不過,「至少你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此時此刻,應該把時間花在誰的身上?」龍應台微微提高了語氣強調。不同階段的人生,這個答案可能不同,但都要清楚思考。「生命如流水」,這是必要的覺悟和體認。

一如她在書中寫下的這段話:

「此生唯一能給的,只有陪伴
而且就在當下,因為
人走,茶涼,緣滅,
生命從不等候」

從《親愛的安德烈》到《天長地久》,為什麼繼和兒子對話後,又展開了和母親的對話?

我曾經稱《親愛的安德烈》這本書為我的「受傷筆記」。因為我在孩子小的時候鼓勵他們獨立自主,結果就是,他們也不會完全接受父母的看法。而我最掙扎的,是當我碰到他們反對或完全不同的思維時,我該堅持或退讓?或是乾脆把自己打倒,重新去認識他們所說的一切?

這整本書寫的,是我們這一代作為父母,在遇到自己能力不足時,如何去調整。我從不認為「因為你是父母,所以你就自然而然有足夠的知識、權力去教訓別人」,這反而對我們是段巨大的學習過程。

隨著人生進入不同階段,到寫這本《天長地久》,有了三層不同意義。沒看到書之前,很多人以為只是在《天下》專欄中「給美君的信」集結,但拿到就知道不是。信件本身只是第一層,第二層是「美君」這個人、和她所處的整個世代的大時代背景。當你要了解、尊敬和愛一個人時,必須知道她周遭的一切,而不是把她當作是從電線桿上掉下來的一隻孤鳥。如果不知道她是從什麼樣的山、林、大海飛出來,怎麼可能真的理解她?所以書中有「大河圖文」這一系列。我寫「大河圖文」花的時間,絲毫不亞於寫那19封信。

而書的最後,為什麼要把我和孩子的對話放進去?那就是第三層了。我跟上一代的關係,一定影響我跟下一代,而下一代也在看著我是怎麼對待上一代。

如果說《親愛的安德烈》記錄我如何被孩子挑戰,那《天長地久》其實是寫給年輕人、而不僅只是給老人家看的。假使你有機會在10幾、20歲時讀到,由此伸出對認識父母、對體察生命更敏銳的觸角,那往後的人生會很不一樣。

對不同世代,一般人容易感到的,多半是「對上一代的不理解、對下一代的不滿意」。但你卻能站在另一端,「對上一代有欣賞,對下一代有包容。」轉折契機是什麼?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