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12期 2018-04-25 圖片來源:廖祐瑲、龍應台提供
龍應台,1952年次,作家、文學學者。台灣高雄人,祖籍湖南衡山。畢業於國立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獲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學位。為台北市首任文化局局長和中華民國首任文化部部長。各種著作對華人世界有深刻影響,最新一本為《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

那種狀態,我曾經也有。一邊是八、九十歲的父母親,另一邊是青少年,我站在中間。如果只看兒女這一邊,我也可以是「對下一代不滿意」的其中之一:你為什麼給媽媽的時間這麼少?為什麼你從來不想關心我的感受、我的歷史?

但這契機是……我的人生有一半在海外度過,意思是,我有大半生不曾陪伴過父母。我23歲出國,47歲回國,而父母從中年進入初老,到必須面對病和死這個階段,都在我47歲後發生。

也就是說,我到將近50歲,才赫然發現,最親近的父母突然就進入最後階段,而我毫無準備、毫無知識、毫無覺悟。結果,父親以他的「老」對我做了身教;以他的「死」,為我上了一堂生命課程。

我是在上了父親的這堂課之後,現在對於母親帶著覺悟去做。寫這本書,你說,有沒有帶點懺悔在裡面?當然有。

我想跟讀者說,你可以不要跟我一樣,等到50歲才開始上生命必修課,可以更早一點。

華人世界中的親子關係,其實是種階級關係,尊卑、長幼有序的觀念非常深刻。這有它的優點,但放在現代社會中,卻有非常明顯的缺點。當我們主張一個人應該有個性、獨立發展,卻又把他放進親子階級中,要求他「大人在,你少說話」,這是相互牴觸的。

一旦這種牴觸發生,很多父母開始對兒女不滿意;而被現代文化陶養成長的年輕人,當然無法接受親情變成勒索和壓迫。

所以,我很深刻的體會是,作為父母,無論如何要把「平等」帶進彼此互動中,不能、也不該把子女看作「你是我血肉的延伸」。誰是你的延伸?他就是他自己。

如果這些觀念能鬆綁,會是一種解放。讓站在那個極端的父母,認識到必須給兒女空間,容許他為自己的生命奔走,這樣就會往中間靠一點。

相對的,我20歲時,讀書、戀愛、求學、出國,心中根本沒有父母。等到47歲回來突然發現:他們已經不是原來的父母了。然而,我在書中有寫到,每年,我都會安排幾趟單獨和兒子的旅行,有一次我問飛力普:「你的同儕也會和父母去旅行嗎?」他竟然告訴我:「我的很多朋友都這樣做。」愈接近30歲,他們愈感受到父母在老去,要想和父母像朋友般地去旅行,必須就是現在。我聽了非常驚訝:「哇,我30歲時,一點這樣的念頭都沒有。」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