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12期 2018-04-25 圖片來源:廖祐瑲、龍應台提供
龍應台,1952年次,作家、文學學者。台灣高雄人,祖籍湖南衡山。畢業於國立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獲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學位。為台北市首任文化局局長和中華民國首任文化部部長。各種著作對華人世界有深刻影響,最新一本為《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

換句話說,作為兒女,在你全心擁抱自己生活的同時,假使意識到,必須留一定時間給正在踏入初老的父母的話,你就也在往中間走,將來比較不會後悔。

當中有道很難跨越的心理關卡,叫「我都是為你好」。你曾經有過必須把這句話放下,即使必須眼睜睜看著他受傷、跌倒的內在衝突嗎?

太多了!像安德烈20歲的時候學抽菸,我知道抽菸不好,但他難道不知道嗎?他已經是成人了,如果我不能在網路上對我的大學生說「不能抽菸」,我對他也無法這樣做。只能等他什麼時候覺悟,自己放棄。

我確實有矛盾和掙扎,因為我已經沒有那種權威要求他。如果真的相信一個人「有主見」是件重要的事,「而不是因為我媽叫我做什麼」,就不會出現下一步「我告訴你什麼是好,什麼是不好,所以你應該要做、不做什麼。」

華人父母對年輕人多半小看了,常覺得「你不懂」。但我不覺得他真的不懂。我從不認為父母只是單向「給」孩子教育,而是雙方都在學習,很重大的學習。

Q4 看來你所屬的這個世代,挑戰比過去都大?不管對上對下,都得有更多自省和彈性?

我們的考驗可能比以前大。現代化的過程講究個人解放、個性解放,一旦接受這一點作為核心精神,就挑戰所有原來的秩序。你能不能想像一個政治領袖,一面對著幾千人談自由、獨立、解放,回到家卻要兒子跪在地上承認「我做錯了」?或作為一個老師、議員,在公眾領域談尊重個人,回家卻打太太?這是言行不一,不誠實。

所以,現在親子關係最大的挑戰,是在於你是不是真誠地接受現代化過程中講的人權、平等這些信念。這是要經過檢驗的。

Q5 另一個世代衝突癥結,常是彼此對遊戲規則和主流價值的認知不同。比如何謂成功?為什麼要讀書、考試?你怎麼看?

我的兩個兒子跟現在的大學系統都有很大衝突。他們無法適應、不能認同,因此也做不好,結果讀大學的時間拖得很長。

作為母親,我從小教他們獨立思考,對於制度,要能去分析、辯證它是否正確。「讀書→考試→得高分→找好工作」,這從來不是教育的邏輯,我也對他們說不出口。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