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榎本博明遠流出版 2018-04-30 圖片來源:stocksnap.io
不管大小事,主管的回應都是:「這件事大家來開會討論!」結果冗長的會議不但耽誤到工作或下班時間,主管還反過來責備為什麼交不出進度。

原本會議應該是進行必要的探討或決策的場所,但對於「愛開會」笨蛋而言,卻是一個想盡辦法顯示自己很能幹的地方。

因此,他們會漫無目的為了議論而議論,其他人會越來越搞不清楚到底是為了什麼在討論。

純粹是個報告會議,他們也會一一提出疑問,擺出一副好像有深意的樣子,發表一些根本沒人在乎的意見,本來應該很快可以結束的議題,也會花上一大把時間。

這其實跟「尊重需求」有很密切的關係。每個人都不想意識到自己在職場是遜色的。因此,對於不以發言為苦的人來說,會議是在職場上唯一能夠滿足他們尊重需求的場合。

這樣的情況下,議論本身才是目的,所以特別難應付。

其他人並沒有將積極發言和有能力劃上等號,也沒有因此給予高評價,但是「愛開會」笨蛋卻會自動滿足於提出無意義發言的自己,以此填補他們的尊重需求。

不想承擔責任所以搬到會議上

正因為這種責任分散效應的存在,不想負責的人就會愛開會。

採取經過會議上的討論,大家一起決議的形式,就算發生不好的事,也可以逃避責任,告訴自己畢竟是大家一起決定的,不是自己的錯,就能輕鬆自在。

日本組織中常見的不負責體質,也源自這種責任分散效應。

關於企劃和付款等,簽呈上一個接一個蓋上附屬負責人的印章。藉此責任得以分散,形式上變成不是特定的個人肩負責任清算,而是大家一起決定的。

在沒有任何人抱持「是我決定的」、「是我批准的」這樣責任意識的情況下,案子一個接一個輕鬆拍板定案。

然後,沒有人覺得是自己的責任,每個人都可以維持輕鬆的立場。「愛開會」笨蛋的心裡,潛藏著這樣姑息的心態。對這種人來說,會議是一個多麼方便的決策機構啊。

此外,也有上司會濫用這種責任分散效應。

如果是在自己的指示或提案下失敗或發生問題,很可能會被追究責任,所以什麼都提到會議上,製造出「是大家一起決定的」這個事實,企圖規避責任。和會說「出事的時候我會扛下責任的,請大家盡全力去執行」的上司,是正好相反的自保態度。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