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廖婉書Cheers雜誌第212期 2018-04-30 圖片來源:廖祐瑲
真實面對自我並不容易,我也還在練習。每個時刻都要展現真實自我,即使走上舞台,也要自在地做自己。

最近我愛上但丁的作品。但丁是義大利中世紀的詩人,不管是《新生》或《神曲》,但丁的文字都相當寫實且銳利。

《新生》的誕生,是因為但丁遇到了他的繆思:琵亞特麗切而寫的作品。但在閱讀時,我卻強烈疑惑:這位繆思是真的存在嗎?或只是但丁想像出來的人物?這本書讓我對「愛」充滿想像,不管是愛人、被愛,或者是對一件事物的愛。

透過這本書,感受但丁為繆思寫下的許多詩作,充滿了浪漫情懷,甚至讓我想像,自己也有種被愛的滿足。

由於我對於寫「愛」這件事有些障礙,我的創作作品中,也很少描繪男女間的愛情,所以,我很佩服但丁能將愛情觀察得如此細膩。但丁以飽滿的文字來書寫愛情,有時讀一遍還不夠,得再回頭讀,才能理解他詮釋愛情的意境。

或許因為前陣子剛讀完卡夫卡(Franz Kafka),所以我對但丁特別有感覺。因為但丁的《神曲‧天堂篇》會讓人感到充滿希望,但卡夫卡的作品卻滿載厭世和負面情緒。

這樣比喻好了,卡夫卡的文字像是一陣煙,要撥開才看得見東西,而但丁的文字卻如同一顆一顆的氣球,渾圓且扎實,不容易戳破。但丁的作品沒有主觀的意識,也沒有慣性的框架,這是為什麼我建議創作歌手來讀但丁的原因,因為身為一個創作人,最怕被框架限制。

我一直在練習打破框架。以前寫歌時,我很容易被旁人的意見左右,也曾疑惑過是什麼原因導致自己這樣。

直到最近到中視錄影時,發現竟然回到了當時在《超級星光大道》比賽的同一個攝影棚,頓時心中有許多感觸。我站在攝影棚內,回想比賽時的點滴,記起黃韻玲老師當時對我說:「當你一走出來,我們就知道你要幹嘛了。」突然,我找到了原因。

原來當時的我,一直在接收旁人為我打分數、為我的創作和唱腔講評,以至於我已經習慣聽取各式各樣的意見,但這些建議卻也無形地為我畫出一道又一道的框架。當下,我決定拿掉身上所有的束縛,只想照自己的本意來唱歌,不求唱得漂亮,只求唱得盡興。

那一天,我唱得很暢快,我的心感到無比自由。我相信,只有自由的人才不需要嚮往自由,而那一刻,我自由了。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