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楊竣傑Cheers雜誌第212期 2018-05-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對魏國珍來說,開刀就像「藝術創作」。他在神經腫瘤上不斷嘗試新方法,例如,鑰匙孔手術、清醒開顱、術中監測等,手術時全神貫注。

【做工的人,做夢的人】我們都是職場裡做工的人>>>

「前面開會花了比較多時間,到我的辦公室聊吧,」台灣神經腫瘤學學會理事長、長庚醫院腦神經外科醫師魏國珍,臉上堆滿笑容,如同競走選手般,步伐飛快地帶領我們穿過腦神經辦公區,踏進他的辦公室,記者得小跑步才跟得上。俐落的風格,就跟他在外科領域31年,明快又精準的工作節奏一樣。

魏國珍畢業於中山大學醫學系,1987年加入長庚腦神經外科行列,開啟他在手術房內分秒必爭、稍一延遲就關乎病患生死的高壓職涯。

每年,魏國珍都要針對3、 400顆腦袋動刀,但真正和他「交手」的對象,是平均在1.2~1.6公斤、充滿各種複雜結構的大腦。尤其,當碰到和正常腦組織交織、界限不明的「膠質瘤」時,一刀下去,病患可能順利康復,也可能從此半身不遂。

即使每一次都像站在鋼索上和腦瘤作戰,但外號「腦瘤剋星」的魏國珍,硬是不斷寫下各種傳奇。就像他曾替已故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劉紹爐清除腦瘤,讓劉紹爐術後半年就公開演出。這段為生命奮戰的故事,為許多患者帶來了求生的力量。

儘管平日看診工作已經十分忙碌,魏國珍仍不忘主持被《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喻為「研究腦瘤治療重要里程碑」的「奈米藥物加超音波開啟血腦屏障」腦瘤治療計畫。

一手執刀、一手研究,這種壓力,在一般人眼中難以想像,但魏國珍很清楚:「長期抗壓不是與生俱來的能力,是需要訓練的。」他細數週間行程,週一、五看診,週三做臨床研究,週二與週四安排手術,每天約3~4台刀,每個行程環環相扣,毫無鬆懈之處。

「說沒有壓力是騙人的。但壓力是來自不熟悉、逃避,」魏國珍談起長年悟出的道理。

他在長庚前6年擔任住院醫師,值班時間須從前一晚到隔天上午7點,接著又繼續上班,生理及心理的負荷極大。緊湊又龐大的工作量,卻讓他練就更清晰的思考與專注力。

新技術練到爐火純青:開刀問問題,確定病人狀況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