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Peter Su布克文化 2018-06-01 圖片來源:
但無論終點將去向哪裡,願我們都可以在這顛沛流離的世界裡,能遇見一個願意在身邊和你說一聲「有我在」的人。

#在顛沛流離的世界裡你還有我啊
#如果世界真的有盡頭
#那一定就是原點
#繞了地球一圈之後發現
#結束才是真正的開始

小時候,我們可以為了一個限量的東西,
跑遍大街小巷,年輕時,我們可以為了一個人,
飄洋過海的去瘋狂,
長大後,我們卻為了生活,選擇了將就接下來,
是不是我們越來越懶,
懶得再用盡全力去尋找所愛。

小時候的願望總是好遠好遠,
你許著想要了好久的玩具、
未來變成一個理想中的大人;
長大後的願望卻越來越近,
無論過幾次生日,
總有一個真心的希望,身邊的人都能健康快樂。
致最愛的家人和朋友們。

對我來說,幸福就是可以和愛的人一起到處旅行,
吃道地美食,拚命一起變胖
又拚命一起運動減肥的日子。
愛,就是想和你一起,吃好多好多飯。

我們都有一段故作堅強的時候,
可我們又不是電影裡不用吃飯也不會死掉的英雄,
不用逞強了,偶爾難過是沒關係的。

這世界最幸福的一件事莫過於,
當有一天這世界都淪於黑暗時,
有個人安靜的走到了你身旁,
輕輕說了一句:「有我在。」

不要覺得誰冷漠,
只是人家暖的剛好不是你,
有很多事情是勉強不來的,尤其是人。

我小小的心臟,裝不下太多,
只能裝下我在乎和在乎我的人。

漫長的黑夜

「他說他劈腿了。」

掛掉電話的我二話不說,馬上騎車衝去找靜恩。

靜恩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友,基本上我把她當作自己的妹妹一樣,前年年底她和交往六年的男友訂婚了,一群朋友浩浩蕩蕩在信義區附近的高檔酒店參加了宴會,婚禮上,我臨時被叫上台致詞,說真的,常常上臺演講的我既然緊張到腦袋一片空白,我看著站在主婚桌的準新人笑得如此甜蜜,想起了靜恩小時候常和我說的一件事,從小她就告訴我夢想有一天可以舉辦一場夢幻的婚禮,我總是告訴她:「妳的夢想不應該建立在另外一個人身上,如果沒有另一個人就無法成立的夢想,永遠孤單一人的話,豈不是無法完成了嗎?而且最重要的是,首先,妳要有個男朋友。」

當時單身的靜恩二話不說就直接給我一拳,這大概就是我們之間的相處模式,即使吐槽對方認真說的話,也還是一樣的信任彼此,因為你知道,說的再壞也只是希望對方不要受傷。

站在臺下的靜恩聽完之後哭笑不得,一副作勢要揍我的臉,在一旁的親朋好友們也全都笑得鬧烘烘的。

最後不知道是哪根感性的神經被開啟,我突然間冒出了一句話:「雖然我常常開她玩笑說嫁不出去,但今天能一起站在這裡陪著妳一起走過這場婚禮,我才知道原來這真的是一場無可取代的夢想。」強忍淚水的我看到臺下的靜恩也哭得眼淚唏哩嘩啦的。

訂婚兩個月後,有天我接到了靜恩的電話,電話那一頭傳來了異常嚴肅的聲音,她說男友劈腿了,匆忙掛掉電話之後,我隨即騎著車趕去找她,遠遠的就看到她站在昏黃的路燈底下,一臉失神的拿著手機望著遠方,停好車之後我走了過去,靜恩什麼話都沒說,便直接將手機遞給我看,上面全是她和大軍的對話記錄,大軍在訊息裡清楚的和亞美說自己劈腿的事,他覺得或許自己還沒準備好要結婚,並在最後寫下了「我真的很對不起妳」便潦草的結束了這六年來的感情。

「藉口。」看完後我整個破口大罵,根本還來不及思考到底要怎麼安慰靜恩,一旁兩眼失神的她繼續望著前方不說話,彷彿掉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於是我站在了她身旁一起望向遠方,我看著她家樓下對面的公園,心裡想,此刻的她看見了什麼,還是她什麼都看不到了。

過了大約五分鐘後,靜恩終於開口說話,她說只要他願意回來,她願意原諒他。我沒想過她會說出這樣一個答案,但其實看到她如此難過的樣子,我能理解她為何會這麼說,因為換作是誰都不願意自己曾經辛苦付出和建立的感情,在一夜之間,只靠一封潦草的訊息全部消失。

只是在那樣的狀態裡,究竟是害怕的成分居多還是不甘心的成分居多,我站在昏黃的燈下給靜恩一個擁抱,把答案留在漫長的黑夜裡。

人生沒有真理,但旅行會告訴你答案。更多內容詳見《在顛沛流離的世界裡,你還有我啊》

關鍵字: 在顛沛流離的世界 Peter Su 旅行 自我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全站熱門

more

深度專輯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