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Peter Su布克文化 2018-06-01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但無論終點將去向哪裡,願我們都可以在這顛沛流離的世界裡,能遇見一個願意在身邊和你說一聲「有我在」的人。

站在臺下的靜恩聽完之後哭笑不得,一副作勢要揍我的臉,在一旁的親朋好友們也全都笑得鬧烘烘的。

最後不知道是哪根感性的神經被開啟,我突然間冒出了一句話:「雖然我常常開她玩笑說嫁不出去,但今天能一起站在這裡陪著妳一起走過這場婚禮,我才知道原來這真的是一場無可取代的夢想。」強忍淚水的我看到臺下的靜恩也哭得眼淚唏哩嘩啦的。

訂婚兩個月後,有天我接到了靜恩的電話,電話那一頭傳來了異常嚴肅的聲音,她說男友劈腿了,匆忙掛掉電話之後,我隨即騎著車趕去找她,遠遠的就看到她站在昏黃的路燈底下,一臉失神的拿著手機望著遠方,停好車之後我走了過去,靜恩什麼話都沒說,便直接將手機遞給我看,上面全是她和大軍的對話記錄,大軍在訊息裡清楚的和亞美說自己劈腿的事,他覺得或許自己還沒準備好要結婚,並在最後寫下了「我真的很對不起妳」便潦草的結束了這六年來的感情。

「藉口。」看完後我整個破口大罵,根本還來不及思考到底要怎麼安慰靜恩,一旁兩眼失神的她繼續望著前方不說話,彷彿掉入了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於是我站在了她身旁一起望向遠方,我看著她家樓下對面的公園,心裡想,此刻的她看見了什麼,還是她什麼都看不到了。

過了大約五分鐘後,靜恩終於開口說話,她說只要他願意回來,她願意原諒他。我沒想過她會說出這樣一個答案,但其實看到她如此難過的樣子,我能理解她為何會這麼說,因為換作是誰都不願意自己曾經辛苦付出和建立的感情,在一夜之間,只靠一封潦草的訊息全部消失。

只是在那樣的狀態裡,究竟是害怕的成分居多還是不甘心的成分居多,我站在昏黃的燈下給靜恩一個擁抱,把答案留在漫長的黑夜裡。

延伸閱讀

書籍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