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洪雪珍Web only 2018-06-08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當這個死結能夠打開,生命的能量才出得來,至少在未來的日子裡,不必再做受到夢魘的糾纏,也不必被創痛綁架一生,能夠昂頭坦然面對未來的每一天,陽光也會照到他們的臉。

冏星人過去接受採訪,談到她的成長歷程,已經夠教人唏噓不已,但是從未談到這一塊記憶最後的拼圖,足見她有多麼不想面對、不想揭開。

9歲時,冏星人被在大陸經商的父親送至香港友人家裡幾個月,被虐待及性侵,在25歲尋求心理諮商前,從未透露過這段刻意忽略掉的創痛。

第二次是後來回到台灣,跟擔任銀行高階主管的母親相聚,告訴了母親,當時母親只有兩個反應,第一個是要冏星人不要再跟別人提起此事,第二個反應是要跟已經離婚的她爸爸說。

誰敢動我女兒,就跟他拼命

這兩個反應,在冏星人直覺上的解讀是,

第一,她是被害人,卻是羞恥的。

第二,這件事,又變成父母爭吵不休、相互指責的武器。

我猜想,母親後來可能和冏星人過往一樣的做法,選擇隱藏創傷,未曾跟前夫提及,而將它變成母女之間永遠不可告人的秘密,否則我難以想像,如果冏星人的父親知道了,怎麼會在這位香港友人去世時,揚揚自得地跟冏星人說,他要去主持對方的喪禮,還稱許此人是一名正直的好人。

冏星人出生的家庭富裕,住在豪華別墅裡,有游泳池、籃球場、前後兩個魚池,從小是保母傭人帶大,幫她自領結一直打到繫鞋帶,可以想見冏星人的父母親社經地位之高,見多識廣,對於女兒受創如此之大,卻是未能對加害人採取任何積極性作為,老實說,我難以理解!

我有個同事是高職畢業,擔任美術編輯,非常疼愛女兒,幾年前因病過世,生前我們經常聊天,其中我永遠忘不了這句話:

「如果有人敢欺負我的女兒,動她一根毛,我一定跟他把命拚了!」

至今她女兒遇到困難時,雖然沮喪挫折,卻也自信滿滿,未被擊敗,總是跟我說,媽媽在天上保佑她,她不害怕。

做父母保護子女,不就是要有這樣的理直氣壯、義無反顧、雖千萬人吾往矣嗎?否則,當父母是幹嘛用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陸作家莫言在網路上流傳最廣的一句名言就是,

「我負責兩種人:生我的人、我生的人。」

父母是未察覺,還是共犯?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