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鄭閔聲Web only 2018-06-23 圖片來源:陳應欽
22歲那年,出生揚州的鄭興獨自來到台灣攻讀碩士,卻一度難以適應課業與生活,抑鬱寡歡。音樂,像是一道曙光,重新照亮了他的人生;台灣的美好風光與溫暖人情,則進一步協助他完成首張個人專輯,並獲得金曲入圍肯定。他在這片土地上的時間並不算長,彼此間的牽絆卻很深刻。

鄭興的故鄉是中國揚州,但他或許比很多「本地人」,更認真觀察過台北這座城市。

「台北橋的落日有點孤獨/騎士們穿著很像的衣服/飛馳而過/撥開傍晚的迷霧……」這段歌詞,來自他創作的〈開往三重的慢車〉;聽在耳裡,眼前彷彿看見下班時段繁忙的台北大橋,成千上萬通勤族急著掙脫車潮趕往淡水河的另一側,無暇關注兩旁景致。

〈開往三重的慢車〉,是鄭興首張個人專輯《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的開場歌曲。這張靠台北、北京兩地群眾募資約40萬元新台幣才得以完成的音樂作品。發行專輯當時,鄭興的身分只是即將畢業的政大碩士生;但相隔不到一年,這張專輯入圍2018年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與陳奕迅、張惠妹、林俊傑等巨星並肩較勁;包辦專輯詞曲創作的鄭興個人,也同時入圍年度最佳新人。

如果不是在台灣,這段堪稱奇幻的旅程,極有可能不會發生。

1992年出生的鄭興,大學時期主修廣電;畢業後決定申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碩士班,想學的也是影像創作、拍攝製片等實務課程,而非音樂。但到了台灣以後,他才發現這裡的一切,和想像中的天差地遠。

強烈的反差,其實是因為鄭興在大二那年就來過台灣,當了一學期交換學生。他形容自己那幾個月就像觀光客,一有機會就到處去玩,花在學校的時間不多,「當時覺得台灣還不錯,」他說。

重新來求學一度鬱悶厭世,音樂是意料之外的曙光

但2014年以碩士生身分重返台灣,鄭興立刻被沈重課業逼得難以喘息,「到傳院一開始滿不適應,我大學接受的訓練比較偏技術和創作,但這裡理論的loading(負擔)滿重。所以我到政大一開始是很厭世的,經常問自己:『為什麼要來這地方?』」鄭興習慣低著頭說話,這時的他幾乎是盯著眼前的餐盤,像是深深陷進回憶裡。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