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威廉(精神科觀察日記)客座觀點 2018-06-26 圖片來源:unsplash.com
剛到陌生環境,成群結黨是最快得到安全感的方式,當苦心經營的感情變成牽絆,才發現事態不對,世界不該只繞著幾個人轉。

每當我翻起一張張舊照片,發現有不少合照變成經典。所謂經典是畫面裡幾張笑臉,貌似親密如今成為絕響,曾經以一群人為中心的人際圈,撐不到一起點著相簿回憶青春的人生階段,令我唏噓不已。

仔細回想,從「我們這群」變成小團體的過往時日,所受過的傷全來自於過分投入,世界總繞著幾個人轉。

多數人是群居動物,只有其極少數能夠遺世獨立又活得自在。談起小團體我是又愛又恨,過往人生在聊天群組幾進幾出,始終沒辦法來去自如。也想過要以孤鷹姿態獨來獨往,可惜我注定瀟灑不了,好幾次拖著疲憊黯然退群,要不一身腥、要不就一身傷。

剛到陌生環境,成群結黨是最快得到安全感的方式,學校相對單純許多,要好要壞也拖不過畢業,一段關係會成定局。進入職場,我則是雷達全開,刻意避開派系之爭,與其選邊站,不如埋頭苦幹,不做多事八卦之人。

多半的小團體是情感脆弱的組成,依賴背後是害怕。

要徹頭徹尾感受小團體的甘苦,得把時間往前推,推回到初出社會,正值二十二、三歲要開始一段新生活,頭一年通常是公司跟家裡兩邊跑,刻意跟同事保持距離,假日偶爾跟老同學聚會,拜網路所賜不至於寂寞。

這城市對我來說算很陌生,扣除零星幾個家住台北的大學同學,嚴格說來一個熟人都沒有。因緣際會,某次聚會上認識幾個新朋友,相處得異常融洽,說一見如故太矯情,只能說笑點哭點都有共鳴,就此產生引力,將飄浮狀態的我拉回地面。

就像戀愛發生,會想要每天都見到對方,就算無聊也想賴在一起,不久之後演變成固定班底,到哪都得同進同出,有著彼此才懂的手勢跟暗號,自然而然開始用「我們這群」來代稱,幾次喝嗨之後,我們這群開始有了名字,一個想要非我族群都必須認得的名字。

賴著一群人的生活像手著拉手兜圈,彼此就這樣原地轉了好幾年。

與其說小團體,不如說成是情感信仰,狂妄的認定有這群人就夠,只要彼此撐著彼此,就能順風順水的過完這輩子。

作者簡介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新鮮菜鳥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