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盧智芳Cheers雜誌第214期 2018-07-01 圖片來源:廖祐瑲
台語有句俗諺說:「人兩腳、錢四腳」,講的是再怎麼追著錢跑,賺來的錢還是不夠花。真是如此嗎?財富這門課題當前,如何做自己的主人? 聽王友華詮釋理財之路上該有的「早知道」,既有來自金融老將的經驗與洞察,也有專屬於他的溫度與感性。...

為自己早點打造「平衡型的投資組合」

我是五年級的前段班,從小在「勤儉建國」的社會氛圍中長大。所謂的「假日家庭聚餐」,常常是全家人坐公車到當時中華商場的「點心世界」,點一盤鍋貼、叫兩碗酸辣湯,就算是加菜,是很重要的家庭活動了。

等到我出國念書,當時將近40元台幣才能兌換一美元,花了家裡這麼一大筆錢,才體會到爸媽如此節省,不是沒有道理。所以在洛杉磯讀書時(編按:王友華畢業自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企管碩士班),我打了兩份工。其中之一是幫研究生宿舍做深夜的門禁管制,排到的班常常在大半夜或清晨,一小時薪水只有幾美元,我也甘之如飴,因為可以證明自己有賺錢的能力。這應該是除了家教以外,我第一個真正的工作經驗。

念完書後回到台灣,正是消費金融和財富管理開始興起的90年代。當時我有個很強烈的念頭,想透過進入金融業,參與社會的這股變化。所以每次經過台北市民生東路、敦化北路口的花旗銀行,都覺得它對我有股吸引力,很想試試看。當然,外商銀行提供的待遇都不差,不過,我選第一份工作的理由,並沒有把薪資作為最優先的考量。

進去之後,我的第一個職務本來在企金(企業金融);但我問自己:這份工作在未來10年、20年,我會不會一直有興趣,而且做得非常好?它需要的核心專長,對財務、計量要有很高的敏銳度,但我在這方面並沒有那麼鮮明。比起來,和人群、社會結合的消金(消費金融),似乎更適合我。後來正好消金有個機會,我就轉過去了。

回想起來,我從沒有做「何時要有人生第一桶金」之類的規畫,而是從「到底有沒有找到一個很想投身進去的領域」,來看我的每一步。

投資要化繁為簡 別讓人生財富失衡

2000年前後,網路產業快速泡沫化,全球股市大幅修正,對很多投資人、包括我自己在內,都是場震撼教育。但我認為,年輕時學到這一課,其實是件好事,之後對投資就會比較務實,放棄不切實際的憧憬和幻想。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