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作者/楊竣傑Cheers雜誌第214期 2018-07-01 圖片來源:陳應欽
33歲的蘇建鈞,穿著「吉時從農、青春築夢」的鮮黃色polo衫。中山大學材料與光電科學學系畢業的他,工作現場本來應該在科技公司或實驗室裡,但他退伍後決定「回家」,成為如今每年可協助合作社創造4,000~5,000萬元營收的「返鄉青農」。

台南市善化雜糧生產合作社內、2層樓高的穀物乾燥機正忙著運轉、轟轟作響。這幾個黃色龐然大物,得確保140公頃農地上栽種的大豆、稻米、玉米,在收成後能維持良好品質。

6月中的這幾天,由於氣候因素及稻穀收穫期集中,不時傳出產銷失衡的消息。擔心賣價受影響的農民,急著把作物載來烘乾。在自家作物乾燥機台下,生產合作社業務部經理蘇建鈞,則熟練地穿梭在機器間,調控按鈕。

蘇建鈞聽著機器運作的聲響穩定,才停下腳步、喘口氣解釋:「我們負責收後處理。穀物收成後得烘乾,讓它們『吹冷氣』,冷藏確保品質後,再賣給加工廠。」他講話的速度極快,和廠房外微風徐徐、一片寧靜安詳的農田景致,形成強烈對比。

33歲的蘇建鈞,穿著「吉時從農、青春築夢」的鮮黃色polo衫。中山大學材料與光電科學學系畢業的他,工作現場本來應該在科技公司或實驗室裡,但他退伍後決定「回家」,成為如今每年可協助合作社創造4,000~5,000萬元營收的「返鄉青農」。

從想逃離「鬼地方」 到立志回鄉救衰敗產業

看似身手俐落、樂在其中,但蘇建鈞談起當初心情,毫不避諱地說:「我其實很排斥農業!以前只想趕快脫離這個『鬼地方』。」

「嗯,就是這個『鬼地方』,」蘇建鈞又強調了一次。他說,農村長輩多希望下一代好好念書,長大後到都市打拚。這種期許一直深植在他心中。

尤其自小看著長輩在烈日下揮汗務農,除了得「看老天爺臉色吃飯」,更得巡田、顧作物,「以免有別人『協助收成』,」原本掛著燦爛笑容的蘇建鈞,神情忽然嚴肅起來。

蘇建鈞回想,他讀國中時,有天晚上,母親興奮地預告隔日將採收高單價的酪梨;不料他隔天與母親到酪梨田時,卻只見到空空如也的酪梨樹。蘇建鈞忍不住問:「媽,妳有請人家幫忙收成嗎?」

最新雜誌

贊助文章

推薦影音

最新評論

資深職人最多人關注

more

最新消息

  1. 1
  2. 2
  3. 3
  4. 4
  5. 5

深度專輯

more